偶尔撒点土

【福苍】当星辰照耀日月

>>>Part.2

Love and sense are enemies at any age.




>>>

福田真太盯着画了一半的分镜稿陷入沉思,脸上难得一见的严肃。

助手安岗通过咳嗽和跺脚的方式试图表达自己对他消极怠工的不满,他权当没听见,侧脑望向窗外。

窗玻璃上映着蓝的一如既往的天空。




就在几分钟前,当他还在奋笔疾书,准备创造“一个月之内完成三话”的奇迹时,电话响了一声,然后悄无声息。

不会是诈骗电话吧?他伸手去够,对着屏幕上显示的通话人发了足足三分钟的呆。

手腕上的小挂件晃晃悠悠,一如他漫无边际的回想。




最初见到苍树红时,她还只是个大学女生。

不符合少年漫画风格的作品,以及傲慢自大的态度,虽然的确让人讨厌,但自己那时的言行也不见得有多好。

两看两相厌,说的也就是这种情况吧。




所以对于“和苍树红在一起对话突破十句”这种事情,福田真太完全没有任何幻想或考虑。

但在休刊事件发生后,福田真太总觉得哪里有些不一样,在回家后列了个小清单。

似乎没有那么傲慢了,原来也可以很热血啊,笑起来还蛮可爱的......等,等一下,好像有奇怪的东西混进来了。

好吧,他只是变得不太讨厌她了而已。




两人保持着不咸不淡的联系一直到中井离职。

「你到底怎么看中井先生?」他在电话中这样问,电话那头是不短的静默。

「......不知道,只是我很讨厌他。」电话被挂断了。

他盯着天花板发了好几分钟的呆,然后猛地抓起椅背上的皮衣冲下楼。




福田真太后来追忆往昔,总会觉得那天自己所做的事简直低级到难以启齿的地步。

骑上摩托车赶到苍树红的公寓,半是哄骗半是威胁将女生拐下楼,顺手往对方怀里塞了个头盔。

「快点!不然等中井走了,你又会露出一副后悔的表情看得人难受!」

她犹豫片刻,毅然跳上后座。




「喂!你不用把我抱那么紧吧!」

「谁叫福田先生把摩托车开的那么快!会掉下去的!」

「就算是你这么说......也不用这种可以勒断腰的地步啊!而且不开快点会来不及见到中井吧!」

「......谢谢。」苍树红在后座小声的应了。

「什么?说话大声点!」

「没什么啦!福田先生再开快一点也没关系!」




结果中井还是没有留下来。他提出送她回家,对方却坚持不肯坐摩托车,两人只好慢慢往回走。

初春的街头残留着冰雪消融后的薄凉,行人很少,偶尔有几株花坛中生长的不知名植物因寒风颤动。

福田真太扫了一眼身边只穿着薄羊毛外套的女生,想了一下,脱掉身上的皮衣搭在她身上。




苍树红裹紧衣服对他笑了笑,「福田先生真是个好人呐。」

「啊?有吗?哈哈......」极少被人这样称赞,他挠着头尴尬的笑,「要不还是让我用摩托车载你回去吧,现在还有点冷呢。」

「你嫌快了我也可以开慢点。」他补充。

苍树红却突然红了脸,把头扭向一旁的行道树上。

「我并没有讨厌福田先生开车的速度,」她低声说着,头往下埋了埋,「只是平时都没有怎么和福田先生说话,来往......」

「就这样一起走走......也挺好的......」




福田真太也慢慢将头扭向马路那一侧。

「不如聊聊Jump上的新连载好了......我觉得还挺有意思的......」他随口扯了个话题,「迟早会超过我们的吧。」

「年轻的漫画家确实越来越多了......亚城木梦叶也很厉害,是不输福田先生的劲敌呢。」

「迟早我会在排名上超过他们的!别小看人啊!」

「是是......」




这次“一起走走”的代价,就是他因为没穿外套而罕见的发起高烧,卧床半天后又得苦逼的爬起来上墨线。

在前来拜访的亚城木梦叶发现他状态不对劲后,尽管他再三威胁不准散播“福田大人”生病的消息,隔天苍树红就裹着厚厚的围巾跑过来,身后是笑的万分“其实是有意而非故意”的年轻搭档。

在多次试图劝他休息却以失败告终后,苍树红从随身的包中掏出一个用红绳穿起的小木牌递给他。

「这是什么?」

「这是在寺庙里祈福后得到的,福田先生虽然很辛苦,但也要注意身体啊。」

「麻烦死了......这种迷信的东西福田大人才不需要!等......等一下!把东西拿走!」




结果那个挂件现在都系在他手腕上,被红绳缠过的地方仿佛因勒得太紧而窒息。

谎言被冰封,尸骨深埋于海底。

他突然站起身,连手机也没拿就冲出工作室。




还想那么多干什么呢。

当初先放开手的,明明是你。




>>>

哭着吃了自己的腿肉第二弹

CP冷到天际

评论
热度(1)

© 千重尺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