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撒点土

【福苍】当星辰照耀日月

>>>Part.3

Within thine own deep-sunken eyes,were a greedy shame and thriftless praise.




>>>




直到被敲门声惊醒,苍树红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趴在地毯上睡了一觉。

哦不对,她是被砸门声吵醒的。

理理压皱的衣服,她透过猫眼望向门外,因为吃惊而“咦”了一声,随即旋开门锁。

「福......福田先生?」




门外的福田真太依旧是皮衣牛仔的经典装束,头盔还未摘下,整个人像是从水里捞出来正待甩干。此时见她开门,竟是一脸释然,紧跟着就是一连串近似咆哮的质问。

「为什么门铃响了都不接?我敲了好久的门怎么都不开啊?!嗓子都快喊哑了!要打电话就别挂断啊混蛋!」

「抱歉......我睡着了......」她相当愧疚的欠身,「而且福田先生也许很忙,就没继续打了。」

两人互相对视,最后是福田真太先败下阵来。

「你这家伙......难道就不看新闻吗?身为漫画家更应该了解时事吧。」

「......欸?」



「变态杀人魔?」苍树红正在摆放茶具,冷不防听到这句话,下意识的重复,茶勺与杯壁间发出清脆的撞击声。

彼时他们正在小客厅的矮桌边各据一方,苍树红保持着正坐的姿势沏茶,福田则是大咧咧伸长了双腿靠在身后的抱枕上。

「嗯......就是喜欢给漂亮女性涂上浓硫酸,犯案后再用她们的电话随机打给一个人,响一声再挂断的连环杀手,」福田皱着眉看她,「你真的生活在二十一世纪?」

「......」

苍树红默默将一杯红茶推到青年面前,心想果然一开始就不该让他进屋。

福田盯着精致的茶杯却不拿起,良久长叹一口气。

「你啊,什么时候才能让我少操点心呢。」




「你啊,什么时候才能让我少操点心呢。」

苍树红突然觉得自己几近窒息。

福田的声音在之前持续性的叫喊后有些沙哑,一字一句都敲打在她的致命伤处。

「我也不知道啊。」她低声回答,即使青年对此并没有做什么指望,手慢慢转动着小勺。




「我该走了,」过了很久,福田真太站起身,将摘下的头巾重新带好,「你......你自己注意一点。」

「我送福田先生下楼吧,顺便将厨余丢掉。」苍树红微笑,从餐室提出一个便利袋,轻快的一路小跑到门边。

她正在穿一只雪地靴,突然想起什么,又“蹬蹬”单脚跳回卧室,片刻后出来,手上多了一条火红的厚围巾。

「我的外套太小了,只有围巾比较适合福田先生,」她有些不好意的笑着,将围巾递过去,「福田先生没穿外套,路上很冷,小心感冒了。」




两人站在玄关口一动不动,突然望着对方笑起来。

「同样的错误福田大人可不会犯第二次!」福田用力的吐槽,还是将围巾草草缠在脖子上。

他素来不带围巾,此时系得歪歪扭扭惨不忍睹,苍树红撇开头极力克制还是没压下笑意。

福田真太顿觉无比悲愤。

「这种麻烦的东西福田大人才不需要!」

「福田先生才是......不要为自己不会系围巾找借口好吗!」




经过激烈的争论,福田最终选择妥协,裹着围巾和苍树红下楼,摩托车就靠在门口。

「那我走了。」

「嗯。」

他深深看了她一眼,加速,离开,围巾在身后飘荡。

一如那些夜晚,像英雄一样离去,只留给自己一个宽阔的背影。




那些蒙着尘埃的往事,再揭开来竟有流泪的冲动。

苍树红揉揉眼睛,任命的上楼收拾茶具,才发现那杯红茶福田一口也没动,冷掉了只能倒进水槽。

本想着睡一觉就能补足精神,却接到了平丸的短信,两人早已约好今天去看电影,她的节奏不知不觉被福田真太打乱。

连补觉都不可能了啊......她苦笑,还是收拾好自己,静待平丸的到来。




去电影院的路上,他们遇到了下楼买特供便当的真城最高,眼下是两轮深深的凹陷,显然已经在工作室奋战了好几个昼夜,脸上却挂着无法掩藏的笑意。

「真城先生好久不见了,」她笑着打招呼,「是有什么开心的事情吗?」

「嗯!」年轻的漫画家用力点头,「秋犯他才发短信说看到了我的新连载,还说画得不错呢!」




一旁的平丸僵住了,笑容凝固在脸上。

苍树红反而毫无变化的微笑。

「真是太好了,也请一定要画出让高木先生更满意的作品!」

「好的!」青年信心满满的许诺,在分别后转身走向公寓。

苍树红看着那个单薄的一如既往的背影,嘴角勾起浅浅的弧度。




她突然觉得真城最高还是那样无忧无虑的恰到好处。

而她却早已被时光打磨的面目全非,把一切都弄得乱七八糟。




>>>

哭着吃自己的腿肉第三天

依旧是CP冷到天际系列

评论(2)
热度(1)

© 千重尺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