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撒点土

【银英全员】银河高中传说

*学园paro,无视年龄差

*想看到和平时期一起生活欢笑的大家

*CP待定......

*与剧情无关,可以当做欢乐的蠢文看




04:http://mdbyx.lofter.com/post/1d138d86_6bf7498




05.

米达麦亚自己其实也记得不是很清楚,关于‘究竟从什么时候开始和罗严塔尔关系那么好’这件事。

他们初中就是同班同学,最初两个人并不是同座,他对罗严塔尔的印象就是对方被老师点起来回答问题时因为嘲讽似的语气而被斥责不尊敬师长,后来尽管对方成绩优异,还是被定位成不良学生,座位也安排在最后。

两人那时候还不熟,他却对罗严塔尔印象如此深刻的原因其实很简单。老师眼中典型的品学兼优的他自然而然当了数学课代表,每天收作业时总有那么几个没交,罗严塔尔首当其冲。他几次去收作业,对方总会用懒洋洋的语气说课代表别麻烦啦,反正我交了作业也没差,照样会被打回来的。

米达麦亚自诩是个责任心很强的人,作业照收不误,罗严塔尔倒是没再说什么‘不要麻烦’的话了,每次交作业时依旧是嘲讽的腔调和笑容。

两人真正开始熟起来还是在初二上学期的某天,具体是周二还是周三米达麦亚记不太清楚了,他在回家的路上隐约听到某个巷口传出的人的哀嚎,就用余光扫了一眼。

这一眼不得了,他看到班上那位总喜欢嘲讽笑的不良学生现在正挥着废弃水管砸在另一个染了一头黄毛的青年的背上,在后者惨叫着倒地不起时一脚踹向身后的偷袭者让对方脸色惨白捂着下身缩成一团。

他身后还有好几个不良少年在蠢蠢欲动。

米达麦亚简直惊呆了。

罗严塔尔被称为不良学生并不完全是因为嘲讽老师的缘故,米达麦亚从同班口中大概听过一些‘风流无度’之类的形容词,男生们一般都会用羡艳的语气描述这一切,据说他还和校外女生在交往。

这场斗殴的原因也许不那么难解释。

毕竟苦于人数不足,罗严塔尔在被拉了一把后,终于有一拳狠狠揍上他的小腹,面色扭曲了一瞬间,他听到压制自己的人发出一声闷叫后倒地,一只手紧紧拉住他,然后他被带着迅速跑出小巷,身后报复失败的不良少年们愤怒的大骂。

一直跑了两个街区他的手才被放开,一张写满担忧的脸出现在他面前,“你没事吧?”

那天晚上罗严塔尔借口受伤厉害住在米达麦亚家,后者几乎是毫无怀疑的相信了这话,将他带回家后做了咖喱饭,还试图把自己的床让给他睡虽然他最后半强制性的霸占了地铺。

那天晚上米达麦亚依旧睡得很好,罗严塔尔瞪着天花板发了大半宿的呆,第二天起来眼底都有淡淡两抹黑。

再后来,在米达麦亚意识到之前,两人对彼此的称呼就成了‘奥斯卡’和‘渥佛’。

虽然他有时也搞不懂自己是怎么会和这人熟起来就是了。

肩膀被锤了一下,左边的罗严塔尔俨然一副虽生犹死的虚弱模样:“渥佛,你今天早上打的太狠了吧,我觉得我肚子肯定青了。”

“在责怪我揍你前,能麻烦你以后把闹钟调早十分钟吗?”

“起不来的又不是我一个人。”金银妖瞳厚颜无耻的找借口。

米达麦亚忍了又忍,终究还是没忍住把书卷起来狠狠敲在对方头上。




to be continued.




附录:

那么,为什么罗严塔尔说起不来的不止他一个呢?



Side A.

早上吉尔菲艾斯一般会比莱因哈特提早半小时起床,他把自己收拾妥当后再坐到莱因哈特床边。

莱因哈特从来不是第一次被叫的时候就乖乖起床的类型,何况他被叫醒的那段时间意识还很模糊,所以,吉尔菲艾斯叫他起床的方法就是轻轻捏他的脸。

莱因哈特迷迷糊糊只能看到眼前的一缕红发,翻了个身后无意识的蹭着枕头:“再睡一会就好......再五分钟......马上......”

然后他蹭着蹭着就蹭到吉尔菲艾斯手边,头一歪继续沉沉睡着,还会继续无意识的蹭到吉尔菲艾斯的手。

这个时候,吉尔菲艾斯——即班长——会想着也许再让莱因哈特睡一会也没关系,顺便低头看着好友的睡颜发怔。



Side B.

罗严塔尔因为个人的原因总是睡得不太晚,醒的也比一般人早。

他醒来后会看看好友是否还在熟睡,一般答案都是肯定的,这时他会阖上双眼假装自己睡着直到好友被闹铃惊醒,发现时间不够后急匆匆跑到他床边叫他起床。

罗严塔尔习惯性的伸手一揽把好友死死锢在怀中,还要装出沉浸在梦中和美人相会的模样,直到暴怒的米达麦亚开始对他拳打脚踢并大喊‘再不起床我们都得迟到’,他才悠悠松开双手,附赠一个刚醒的人特有的,无辜的笑。

一般情况下,米达麦亚看到这个笑就消气了。



Side C.

旁人不知道,看起来温和的缪拉其实起床气很严重。

毕典菲尔特叫他起床时,因为习惯成自然,开口就是一句‘再不起就迟到了’。

这句话简直像按动了什么开关,缪拉会凶狠的瞪着他,随手抓起一个枕头丢过去,毕典菲尔特轻松接住,缪拉又伸手去摸床头柜上的闹钟。

“缪拉·,再不起来就得去跑圈了啊!”

这句话又是某个开关,缪拉的手停在闹钟上不动了,眼神也迷茫下来。

毕典菲尔特松了口气,知道自己叫好友起床的工作完成了一半。

经验丰富的他表示,至少还要一刻钟对方才会完全清醒过来。




评论
热度(1)

© 千重尺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