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撒点土

【银英全员】银河高中传说

*学园paro,无视年龄差

*想看到和平时期一起生活欢笑的大家

*CP待定......

*与剧情无关,可以当做欢乐的蠢文看




05:http://mdbyx.lofter.com/post/1d138d86_6c06f8c




06.

注视着几位晚起的学生卡着点匆匆跑进教室,希尔德微笑了一下,在班级日志迟到这一栏写下了工工整整的‘零’。

一直守在窗外的教务主任此时转身离去,即使隔着玻璃希尔德都能听到他遗憾的叹气声,大概在为没能成功给这几个学生记过而对自己失望。

没错,看起来文静的希尔德其实是个人类观察爱好者。

这是她从初中就养成的习惯,在对周围人的观察中吸取对自己有利的部分并加以利用,她的初衷是这样的,但不知不觉,观察的性质就发生了改变。初中时艾芳瑟琳是倾听她见解的人,如今,又多了安妮罗洁,后者偶尔分享的弟弟的趣事常让她忍俊不禁。

莱因哈特大概一直在奇怪女生们看他的眼神为什么由最初的狂热变成了另一种意义的狂热......也是,大概没人能想到看起来冷冰冰又严肃的他还会对好友撒娇还挑食吧。

说到挑食......第一次知道这个事情的希尔德觉得她的观察之火熊熊燃烧,她觉得把这个作为今日观察主题也不错。

靠窗坐的莱因哈特完全没注意到有一道视线在他身上停了一会,他感觉自己还有点不清醒,正在微闭着眼小憩,吉尔菲艾斯轻轻推了他几下后往内侧挪了一点,好让对方靠在自己身上不至于微微摇晃。

后排的罗严塔尔微微眯起眼睛,他总觉得这两人关系有点太好了。

米达麦亚毫无察觉,正在认真背英语单词,书上是密密麻麻的笔记。

毕典菲尔特自从被莱因哈特的语文笔记拯救后就升级成莱因哈特死忠,此刻看到这一切,忍不住拿胳膊肘顶了缪拉一下:“那两个人关系很好啊!”

他嗓门又大,哪怕压低声音还是成功让全班一大半人顺着他的视线看去,缪拉好像听到贝妮明迪和玛丽嘉噎在嗓子眼的尖叫。

“......”

他觉得他现在还保持着温和微笑真是太不容易了,相比之下,班里那位红发班长公认的好脾气简直算不了什么,虽然他的同桌任性了点有时还会炸毛至少比他身边这位不定时炸弹要好......

将这一切收入眼中的希尔德低下头奋笔疾书,尽管这些人没做什么她却觉得她的脑袋要开裂。

她只能在心里默默祈祷:时间再快一点吧......千万要让我撑到中午,我还没看到莱因哈特挑食的样子呢。

所幸上午只有语文和英语,课堂时间还是过得挺快的,下课铃打响时,几乎所有人有种‘今早就这么过去了吗’的想法。

至少,除去毕典菲尔特的所有人,都是这么想的。

知道希尔德目的的安妮罗洁笑着邀她一同进餐,两人收拾好文具去食堂时已经不早了,远远就能看到一抹金色和红色。

莱因哈特似乎专门避开了蔬菜,尤其是莴苣,吉尔菲艾斯低下头对他说了句什么,隔得太远希尔德没听清楚,只能看到莱因哈特涨红了脸似乎是在反驳,争执了几轮后还是乖乖夹了些蔬菜到托盘里。

“一定是在说‘难道要被蔬菜打败吗?这个不是莱因哈特的作风’呢。”一旁沉默的安妮罗洁突然开口。

“......但即使这样说了,难道莱因哈特就会吃下蔬菜吗?听你所说他好像很厌恶才对......”

安妮罗洁只是笑着示意她继续看,他们此刻离莱因哈特更近了点,对方已经找好了座位,消失了一段时间的吉尔菲艾斯端着一个小盘子疾步过来,上面是一个加了很厚糖霜的巧克力蛋糕,他开口说话的那一刻,希尔德突然希望自己离他们远远地,至少不会感到大脑一点点开裂。

“这是我借用了学校后厨做出来的,原材料可能不太够,但应该是能让莱因哈特满意的。”

座位上的金发少年扬起一边嘴角,“哦?吉尔菲艾斯很有自信嘛。”

“相应的,莱因哈特也得把蔬菜吃光才能吃蛋糕哦。”

“......这种事情我也知道啦!”

“......”

希尔德端着盘子默默坐到离那两人稍远的位子。

她觉得自己的人类观察计划果然,还是得离观察对象稍远点才好呢。

完全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的莱因哈特正在一脸不情愿的叉起蔬菜送入嘴里,余光看到邻桌米达麦亚的餐盘后惊讶的瞪大了眼,“米达麦亚你......吃得好清淡啊。”

“要保护嗓子,没办法呢,辣椒之类的完全没办法吃啊。”对方无奈的摊手,罗严塔尔端着看起来同样清淡的餐盘过来坐下,见状挑了挑眉。

“难道吉尔菲艾斯还没跟你说过吗?关于我和渥佛是合唱团领唱的事情。”

莱因哈特叉子上摇摇欲坠的蔬菜叶子终于飘到了盘子上。




to be continued.

评论
热度(1)

© 千重尺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