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撒点土

【银英全员】银河高中传说

*学园paro,无视年龄差

*想看到和平时期一起生活欢笑的大家

*CP待定......

*与剧情无关,可以当做欢乐的蠢文看




06:http://mdbyx.lofter.com/post/1d138d86_6c45b0f




07.

不良少年罗严塔尔是如何成为合唱团领唱,归根结底还是他那无人可比的华丽嗓音作祟。据说有一次他惹恼了米达麦亚,平日里不轻易发火的黄发少年一脸怒容走得飞快,黑发少年在后头一边追一边用他那独特的腔调喊着“我的挚友啊请停下你的脚步”,声音之大简直让半个学校都听得一清二楚。合唱团老师正好路过,当即被这个学生的绝妙嗓音和惊人的肺活量打动,当场就要拉他入合唱团,罗严塔尔抗拒无效后狡猾的表示‘如果我的朋友也进合唱团我就答应你的邀请’,结果事实证明米达麦亚的男低音也相当动人,罗严塔尔想反悔也为时已晚。

罗严塔尔自己大概也没想到,曾经被断定成不良少年的嗓音竟然也会有人欣赏吧。

从初中部升上来的人不在少数,所以尽管大家对罗严塔尔加入合唱团有些惊讶,也不会真的有蠢货跑来说‘哇没想到不良少年也有转业洗白的一天欸’。

本来他们两人就是被当成合唱团的台柱子培养的,多年好友默契无比,合唱团老师常常说听你们俩的合唱简直美得让人落泪。

在结束了《奥赛罗》里那幕经典的“复仇”二重唱的练习后,米达麦亚心神俱疲的呼出一口气,直接坐在舞台边不想起来,一只白皙修长的手握着一瓶水伸过来。

“喔,谢了,”他仰头灌下半瓶水,随意抹抹嘴,“奥斯卡,我觉得我们这次预选赛拿冠军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罗严塔尔习惯性的露出了标志的嘲讽笑:“那不是废话,是肯定要拿冠军。”

“你啊,也稍微谦虚一点吧,”深知好友说出的话并不是自大的表现而是他确实有这个实力,米达麦亚还是苦笑着劝诫,“这性格可是会招人讨厌的。”

“我像是会在意那种事情的人吗?”罗严塔尔站在舞台边缘仰着头轻蔑的笑,米达麦亚竟然有点出神,下一句话又让他额头青筋暴起,“而且你又不讨厌我啊。”

“少用这种轻浮的语气说话!”

“哎呀渥佛别打肚子!很痛啊......”

气急的米达麦亚转身离去,罗严塔尔笑得奸诈,跟在后面一叠声的喊‘我的挚友’,米达麦亚简直能听到沿路学生吃吃发笑。

心里想着等第二天练习时一定要这家伙好看,结果他被英语老师叫去帮忙改卷子,一时半会无法解放。

这头罗严塔尔没了搭档,老师干脆让一个高二的前辈来和他合着试试,没想到临时搭档唱功和领会能力都很不错,罗严塔尔跟他合了一半后也觉得很满意,就暂时停下来商议中间几个变奏。

前辈喝了口水,情不自禁的夸赞:“现在的后辈真是越来越厉害了啊,唱的很不错嘛!之前和你搭档的那个是叫米达麦亚对吧?他的低音也很出色呢!”

罗严塔尔自己都没意识到自己眼里是怎样温和的笑意:“嗯,渥佛他确实非常出色。”

可能在他看来,翻遍整个学校也没有人能比得上米达麦亚了。

那头米达麦亚终于改完了卷子,正火急火燎往音乐厅跑,晚了大半个小时,估计到了之后少不得要被友人嘲讽,心里更加烦躁。

等他小跑着到了音乐厅门口,才发现罗严塔尔已经开始练习了,他和一个不认识的人——看校服似乎是高二的前辈——站在舞台上,不知道说了什么,然后罗严塔尔扬起嘴角笑了,那不是他一贯嘲讽的笑容,而是种温和的,发自内心的喜悦的笑。

米达麦亚停住脚步,不知道内心深处那种不舒服的感觉是怎么回事,只能郁闷的站在门边。

罗严塔尔眼尖的看到了他,向前辈打了个暂停的手势后跳下舞台跑到这边:“渥佛来得好晚我们就先开始练习了,待会再换你上,行吧?”

米达麦亚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心情更加低沉了,摇了摇头:“我今天......今天嗓子不太舒服,先回去休息一下了。”

罗严塔尔一反常态的没有挽留他,米达麦亚总觉得心里不太适应,干脆转身走了。

所以他也没看到身后罗严塔尔那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回寝室后也没什么事做,米达麦亚就去围着操场跑了几圈,跑到第五圈感觉内心那种烦躁感终于消失,他满足的呼出一口气。

看到友人和前辈配合得好,难道不应该给予对方鼓励和支持吗?本来奥斯卡的性格就不太招人喜欢,现在有人和他配合得当,沃尔夫冈·米达麦亚,你到底还有没有资格做他的朋友?!身为挚友,你真是太不合格了!

于是罗严塔尔在当晚回寝室后,发现米达麦亚对他的态度一如既往,并没有什么‘吃醋’或是‘生闷气’的迹象后,他简直郁闷的想操起椅子扔出窗外。

与他们住的寝室隔了两三间就住着莱因哈特和吉尔菲艾斯,红发少年正在浴室里冲澡,金发少年顶着一头湿发苦恼的在床上滚来滚去,嘴里还在喃喃念着什么。

“一月份啊......还有两个月不到了,该怎么办才好呢?”




to be continued.

评论

© 千重尺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