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撒点土

【银英全员】银河高中传说

*学园paro,无视年龄差

*想看到和平时期一起生活欢笑的大家

*CP待定......

*与剧情无关,可以当做欢乐的蠢文看




09:http://mdbyx.lofter.com/post/1d138d86_6d1f969




10.

班里的人得知他们要去和别的学校打篮球赛后,惊讶之情甚至让他们忘了‘竟还有文化节这种东西’的想法。

就像莱因哈特所说的那样,班里篮球打得好的可不止他和吉尔菲艾斯。米达麦亚初中时就因为带球速度快到无人能及才当了三年的PF,平日看起来温和文雅的缪拉在防守上如同铁壁般滴水不漏,防守进攻都很擅长的罗严塔尔很久以前和米达麦亚的组合就能让人脊背发毛,吉尔菲艾斯不用多说,不仅技术全面还有身高优势,可以称得上是受之无愧的SF,莱因哈特自己则负责组织进攻。

确实,要是让这支队伍跟体育生打,恐怕不止不会输得太惨,也许还能抢到几分呢。

场上五人定下来后就是每天自习课结束后的练习,毕典菲尔特倒是经常来观战,往往看不到两分钟就吵着要上场,罗严塔尔总是忍不住对他冷嘲热讽,两人争执厉害到快要动拳头的地步,不过在那之前,米达麦亚会对毫无节制散发嘲讽的罗严塔尔飞踢一脚,后者就乖乖跑回来练球。而毕典菲尔特最终还是磨着莱因哈特要了个替补,就算这样也足够他兴高采烈一周。

在某次练习开始前,莱因哈特照例对应每个人的身体状况各自做了份训练内容,这还是他请体育部的前辈帮了忙才不至于手忙脚乱,那天练习前辈也来场边看了看,对每个人都做了些指导后舒了口气:“基本上已经没什么问题了,你们磨合的也很不错,心态放松就okay啦。”

这基本上是最后阶段了,他们之间的配合也越来越好,对战的学校也出来了,在战术方面讨论了一会,他们就各自回寝室休息,准备明天的比赛。

莱因哈特和吉尔菲艾斯走在最后,他一边走一边思考明天比赛可能出现的突发状况及对策,走起路来都有点心不在焉,直到他听到耳边一声轻笑。

“......有什么好笑的啊?”他略疑惑的看向好友,吉尔菲艾斯微笑着道了个歉,眼睛还是一直看着他的。

“抱歉,只是觉得莱因哈特认真起来的样子很厉害啊。”

确实很厉害......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把队员整合到一起,组织进攻时的语气和神态,还有纵观全局的能力......在他眼里真的强势到极致,也耀眼到极致。

赞美的话不是没听过,但因为是从好友嘴里说出来的,感觉也要好很多。莱因哈特带笑斜睨了对方一眼,“你不也是,就连前辈都夸赞你控球张弛有度呢。”

他话语里都是满满的自信,以及这个年龄的人特有的傲气。“

“总之,不管什么样的对手,都狠狠击败他们!”

一个是统筹全局能力一流的PG,一个是沉稳可靠技术好的没话说的SF,还有可靠的队友,还有什么是他们不能战胜的呢?

比赛那天早上还要到班里上了早自习再走,班里的同学纷纷送上祝福,罗严塔尔毫不矜持的收下,被米达麦亚狠狠顶了一手肘。

“总之,我们会把胜利给大家带回来的!”吉尔菲艾斯眼看赶不上班车,笑着总结了一句就拉着莱因哈特奔出教室,米达麦亚他们紧跟在身后,还能听到教室里的加油声。

所有人都以为这次比赛只要等着就好,等着他们将胜利的果实牢牢握在手里。

所有人都是这么认为的。



胜负始终是一个不可预知的东西。

前几轮,就如同他们预想的一样,一个个对手被他们击败,直到那场半决赛为止。

是和费沙一高的篮球赛,对手不弱,他们的分数咬得很紧,直到第二节结束前两分钟,对方的一名球员在吉尔菲艾斯灌篮时,趁着裁判看不到的死角对他进行了肘击,后者失去平衡砸在篮架,当他一脸鲜血抬起头,莱因哈特几乎感受不到自己的心跳。

“吉尔菲艾斯!”他惊恐的上前扶起对方,视角扫到那个队员,下一刻,怒火在一瞬间席卷了他,“你怎么敢......!”

举起的手被吉尔菲艾斯紧紧抓住,然后他的肩膀被拍了拍。

“我没事的,继续比赛吧,”挚友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沉稳,让人不由自主的信服,“还有,绝对不可以动手。”

不然就失去比赛资格了。

莱因哈特紧紧咬着下唇最终换下了吉尔菲艾斯,对方在与毕典菲尔特交换前意味深长的一眼,似乎是在提醒他注意自己刚刚说的话。

事实证明,吉尔菲艾斯的受伤对他们是一个很大的打击,且不论毕典菲尔特与他们的磨合度远远不够,失去搭档的莱因哈特有那么一刻是完全无措的。

但他不可以输啊......他怎么可能输在这种地方,输给这种人!

莱因哈特在比赛结束前两秒,对准篮筐将球掷了出去。

然而他并没有听到进球有效的哨声。

记分牌上的86:85还是没有变。

因为费沙一高是主场,来观战的也几乎是他们的学生,在阵阵的喝彩中,莱因哈特死死咬着牙握紧了吉尔菲艾斯的手,他反手用力握住,不知是提醒对方不要冲动,还是抑制自己上前理论的心情。

明眼人都能看出胜负在裁判的刻意偏袒下被扭曲了,但被偏袒的是主场的队伍,这也就意味着说清道理是没有任何指望的。

尽管很不甘心,但也只能这样了,他带着一行人跟着领队老师去停车位,看着依旧半低着头看不清表情的莱因哈特,想开口说点什么比如‘我已经没事了’或者‘下次击败他们’之类的,让对方打起精神再一同回学校。

如果他们没有在拐角听到几个费沙球员的谈论就好了。

那几个人以很不屑的言论点评刚才的他们,甚至在为用不光荣手法得来的胜利而沾沾自喜,吉尔菲艾斯在瞟到莱因哈特的颤抖时,只来得及在心里大呼一声‘糟糕’,金发少年就冲了过去。

“给我道歉!你们这些败类!用那样的方法赢了很高兴吗?有本事就光明正大的打一场,这种弱者的做法真是可笑!”

他冰蓝的眼眸里泛起一层怒意,然后他听到吉尔菲艾斯的声音,在他的印象里,对方还从来没有用那么严厉的音调叫他的名字。

“抱歉,是我们的人冲动了。”吉尔菲艾斯对着那几个人高马大的球员点点头,抓住莱因哈特的手转身离开,后者在愣怔后奋力想挣开他的束缚。

“你竟然跟他们道歉?!”

好友眼底的沉默让他从刚刚就压抑着的愤怒终于得以释放,难以忍受,完全无法忍受啊,这样阻止我的原因,这样......完全不理解我的愤怒的原因!

他终于狠狠甩开对方的手。

“你以为你是谁?这样阻拦我的决定?!吉尔菲艾斯,你到底是我的什么人!”

领队老师匆匆赶来劝住他们,米达麦亚一行人也过来将他们拉开,在回去的车上,气氛沉凝,莱因哈特和米达麦亚坐在一起,罗严塔尔无奈的拍拍红发少年的肩。

他疲惫的阖上眼睛,无声叹息。




to be continued.

评论
热度(1)

© 千重尺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