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撒点土

【银英全员】银河高中传说

*学园paro,无视年龄差

*想看到和平时期一起生活欢笑的大家

*CP待定......

*与剧情无关,可以当做欢乐的蠢文看




10:http://mdbyx.lofter.com/post/1d138d86_6d32f48




11.

整个班的氛围都有点不太对了。

倒也不是说有多沉重吧,只不过看到平时关系好的没话说的两个人如今恨不得在座位间再加堵墙就觉得有种空前的违和感。

吉尔菲艾斯还是一如既往的微笑的模样,温和的挑不出毛病,尽管仔细看看就能发现他并没有发自内心的笑,莱因哈特脸上几乎没有什么表情,教室里明明开了暖气,离得近的罗严塔尔还是觉得自己应该多加件衣服。

罗严塔尔回忆起前几天他还在调侃这两个人的腻歪劲儿,就忍不住想找缪拉拿胃药。

知道内情的也就那天在场的几个人,就连毕典菲尔特都一反常态,不管再怎么威逼利用也死不开口,更别提其他几位了。

希尔德有些困惑的看看她的同桌:“不是说......他俩关系挺好的吗?还是因为比赛失利......?”

“谁知道呢?也许是有什么突发事件吧。”安妮罗洁温文尔雅笑了笑,把‘估计一大半还是莱因哈特在闹脾气’这话闷在心里。

小时候就是,莱因哈特总是对齐格提过分的要求不说,齐格还总是宠着他把错都揽到自己身上,这下好了,莱因哈特都快被宠坏了......

安妮罗洁其实想过跟吉尔菲艾斯谈谈‘不要太宠着莱因哈特’这事,她也确实跟对方谈过,但每次吉尔菲艾斯都会一脸真诚无辜的表示‘莱因哈特并没有那么任性啊,而且我觉得这样也没什么不好’......

啊她不想管了,嫁出去的弟弟泼出去的水,想管也管不来了。安妮罗洁翻开下节课的课本浏览课文,嘴角还带着谜一样的笑。

“......”

希尔德觉得她这个同桌真是深不可测啊,反正再怎么想那两个人短时间也不会和好,她同样翻出课本,安定的做起了预习。



莱因哈特不是没被问过为什么和吉尔菲艾斯闹得这么僵。

看着米达麦亚真城的眼神他也不好意思敷衍了事,有些烦躁的趴在桌上,一点都不注意形象。

“那时我并不是在为比赛的事情生气,只是觉得他一点都不知道我为什么生气......”他最后还是磨磨蹭蹭的开口,声音里有些后悔和愧疚,“而且......我现在也不是很生气了。”

米达麦亚简直无法理解这两个人现在还没和好是为什么,被莱因哈特用理所当然的眼神瞪了一下。

“你没看到吉尔菲艾斯那么镇定的样子嘛?好像一点也不在乎一样,我也知道我不对,可就是没 办法......”

知道自己太过冲动也太过自负,知道对方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好,知道应该自己开口去结束这场荒唐可笑的、他单方面发起的争执,但就是没有办法,看到对方都会下意识的转身逃开。

面对着最重要的人,这个从来没有跟他闹过矛盾的人,不仅自己开不了口道歉,也不想让没有做错任何事的对方先低下头,干脆就这样躲着对方,在时间上努力与他错开,即使座位挨在一起也绝不开口。

米达麦亚看着苦恼的金发少年,突然想起之前罗严塔尔对他用一种很麻烦的语气抱怨‘莱因哈特·冯·罗严克拉姆这人就是个死傲娇啊’。

他当时不太理解这话的意思,现在想想......罗严塔尔竟也有把话说对的一次啊!



抱怨完了莱因哈特还是得去参加学生会例会,他和米达麦亚告别后迈开的步子都是不情愿的,简直可以想象奥贝斯坦会怎样冷嘲热讽。他都做好离职的准备了,谁知道奥贝斯坦一句重话都没说,不仅如此,还升他做了学习部部长。

“我乐意。”当莱因哈特闻及缘由时,他完全可以称得上是恶意的表情简直想让莱因哈特把书拍在他脸上。

篮球联赛只是文化节的一个开头,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准备,一群人在会议室里讨论到八九点钟总算敲定了大概方案,想到接下来大大小小的交流会联谊会所有人都忍不住叹气,窗帘一直都拉着,他们直到出会议室才发现下雨了。

“幸好我看了天气预报所以带了伞哎。”有人庆幸的声音传来,让莱因哈特楞了一下。

这种事情,往往都是吉尔菲艾斯去留意,他却从来不会去管......

想这些也没什么用,他在心里盘算着待会是跟认识的人共一把伞还是一口气冲回寝室反正教学楼离寝室也不是很远......快走到楼梯口了发现那儿站了一个人,见他来了,慢慢抬起头。

吉尔菲艾斯就靠在墙边,身旁一把伞还在滴滴答答的积了一滩水,他自己也没好到哪里去,衣服和头发都有点湿,估计是雨下得太大了,此刻正在朝他微笑。

“米达麦亚说你在开会,外面下了雨,我就来送把伞。”他开口,莱因哈特才注意到他手里还有一把没打开的伞,估计就是要给自己的了。

“这种事情......吉尔菲艾斯没必要这么做吧!我肯定会跟其他人共一把伞啊!直接打个电话或是发短信什么的就好了吧......”

“莱因哈特会接我电话,或者说看我发的短信吗?”

“怎么可能不会......”他呐呐开口,吉尔菲艾斯只是微笑着看着他,眼神里有无奈,更多的是他看不懂的东西。

“我也有不确定的事情的,莱因哈特,比如我不确定你会不会因为还在生气就不接我的电话,或者你会不会因为不想见到我就想方设法的避开,再或者你还在介意篮球联赛时发生的一切,还有很多很多我不确定的事,”

我并不像很多人眼中那样,一直沉稳下去,从来不会手足无措。

我也有我很害怕的事情。

“但我后来想到,这并不完全是莱因哈特的错,我没有注意到莱因哈特的情绪,没能好好安慰你鼓励你,甚至没有在第一时间就对你做出解释,这些都是我的错误,所以我来给你送伞也是来给你道个歉,然后我们别冷战了,好吗?”

莱因哈特看着面前这个人,这个确实是在用全身心关怀他的人,牙用力咬着下嘴唇才把冰蓝眼眸里浮起的一层薄雾压下去。

“吉尔菲艾斯你是笨蛋!滥好人!太过温柔了!”总是把错揽在自己身上,总是那么包容他的笨蛋!

“是是。”

看啊,他又在这样笑着,被这种视线注视着不就显得自己像个闹脾气的小鬼嘛......莱因哈特微微红了脸,走上前接过那把伞,“......好了快回去吧!你又淋了雨搞不好会感冒,真实的,这么冒冒失失的跑过来......”

吉尔菲艾斯看着嘴硬心软的金发少年,终于发自内心的笑出声。

“好,我们走吧。”




to be continued.

评论
热度(2)

© 千重尺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