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撒点土

【银英全员】银河高中传说

*学园paro,无视年龄差

*想看到和平时期一起生活欢笑的大家

*CP待定......

*与剧情无关,可以当做欢乐的蠢文看




12:http://mdbyx.lofter.com/post/1d138d86_6da2f10




13.

当天的比赛现场简直是一片惨烈。

无论如何也要压杨威利一头的莱因哈特绝不会甘于落后,吉尔菲艾斯甚至觉得他把过去十多年的跑步经验都拿出来用在今天,两个人本来就配合默契,体力又好,哪怕腿绑在一起也是速度惊人。

不过他们暂时还不是第一位,开场前还昏昏欲睡的杨威利一开跑就精神焕发,和他搭档的学弟都有点跟不上他的脚步,所以他和莱因哈特基本上是统一进度,要是凑近点去听,他似乎还在喃喃说着‘奖金’之类难以理解的话。

罗严塔尔和米达麦亚理所当然在第三位上,人高马大的两人本应该更快一些,奈何罗严塔尔打着搂肩膀的旗号偶尔手一滑就滑到好友腰上,不知内情的米达麦亚总觉得腰痒的难受,苦于合作又不能拍开身旁这人的手,表情就扭曲的厉害。

毕典菲尔特一开赛倒是冲在最前方,他身高腿长又一个劲往前奔,才过了一百米不到就被迫停下来——缪拉步子本就迈不开那么大,脚腕又被扯得难受,一个趔趄直接趴在地上不起了,担忧过头的毕典菲尔特急忙弯腰去扶对方却忘了两人脚还绑在一起,脚下不稳的直接原因是栽到好友身上。

缪拉几乎要被压的窒息,本来就因脚踝而痛的抽冷气,这下好,干脆连气都发不出来了。

选手们竞赛的背景音乐就由毕典菲尔特的大喊、罗严塔尔那声华丽的‘我的挚友啊’和杨威利重复洗脑的‘奖金’二字组成,看到全部过程的希尔德简直要不顾礼仪的跳起来大笑,就连平日优雅万分的安妮罗洁都笑的靠在她肩上直颤抖,更别提奔放的玛德莱娜早已笑到胃痉挛。

最后两人一起咬下挂在绳子上的菠萝包这环节更是惊人,吉尔菲艾斯在咬上去前一瞬间犹豫了一下,没想到这会是错失第一的关键;杨威利的那个学弟不知为何脸红得可怕,在犹豫中失掉了第一不说还落到第三位;罗严塔尔那组奇迹般的获胜,但他似乎在咬到菠萝包的瞬间擦到了米达麦亚的嘴角,后者一解开脚上的束缚就毫不犹豫的踹了过去,随后罗严塔尔那句经典的‘我的挚友’听起来竟像是哀嚎。

吉尔菲艾斯暗自舒了口气。

幸好刚才犹豫了,不然莱因哈特肯定要红着脸炸毛活像是被撩了尾巴的猫。

路过体育场的奥贝斯坦看了眼这边,本来就面无表情的脸现在更加做不出什么表情。

“......”

操场上的年轻学生们还不知道,他们已经被教务主任打上‘帝高之耻’的标签了。



这场文化节忙忙碌碌也搞了大半个月,正式结束的标志就是十二月最后一天的艺术汇演,男生们一下子闲下来,莱因哈特被奥贝斯坦的各种委派任务折腾的死去活来,一有机会便恨不得拿来补觉,此刻果然戴着耳机靠在吉尔菲艾斯肩上闭着眼。

他们的位子比较靠后,相对也安静些,莱因哈特音量调的有点大,乐声从耳机里隐约漏出来,吉尔菲艾斯微微皱眉,伸手过去调低了音量。

旁边座位上的罗严塔尔又露出‘真受不了这两人’的表情,吉尔菲艾斯装作没看到,脸上依旧挂着温和的笑。

他是公认的好脾气班长,之前有些外班的人听说了还专门跑来找茬,反复几次后总会说吉尔菲艾斯同学我真是服了你了,不管发生什么事你都能这么从容淡定的微笑啊。

其实也有能让我方寸大乱的事,你们只是不知道而已。

他这样想着,又侧头看了看莱因哈特,思绪就有点飘忽。

最近莱因哈特有点在躲着他,和安妮罗洁待的时间明显增加,还像是在讨论着什么,一见他来了就立刻用拙劣的手段岔开话题。

果然还是有点在意,不过莱因哈特不想说,他也不会勉强,反正就算瞒着他也不会是什么坏事吧。

那时吉尔菲艾斯还不知道,两周后的例行班会上,他从办公室回来看到教室里已经挂着彩带,黑板上还写着生日快乐的贺词之类,他就立刻弄清了莱因哈特一直在偷偷摸摸计划着什么。

一些趣味小游戏也开展的恰到好处,在得知这些都是莱因哈特组织的之后,他觉得他标志性的的微笑都挂不住了。

最后是全班一起给他唱了生日歌,那个订制的超大蛋糕也被当做炮弹随意投掷,卫生委员法伦海特制止几次无效还被一块蛋糕砸中脸后终于忍无可忍的爆发,掷出蛋糕的动作竟有点自暴自弃的意味,而所有人在打扫教室时都带着‘不作不死’的神情。

最大的惊喜或是意外应该是在那天晚上回寝室时,进门前被要求闭上眼睛,摸索着坐到桌前后就是一阵悉悉索索的响动,听到莱因哈特的指令后睁开眼,面前是一块形状有点怪异的蛋糕,上面覆盖着厚厚的糖霜。

“这是......”

“唔,我当然是觉得做的不太完美但毕竟时间不足......”莱因哈特注意到他的眼神,有些别扭的转过头看着墙,微红的脸颊却因此看得一清二楚,“反正你给我吃干净就行了!其他的就别管了!”

他后来被莱因哈特嘲笑表情有点傻,整个人都呆住了,就那样坐在椅子上,眼睛还因为惊讶而微微睁大,更别提那早就不知丢到哪儿的标志性微笑了。

很快他就动了,将蛋糕放在桌上也顾不上吃,他伸出手将莱因哈特紧紧搂在怀中,后者愣了片刻,也很用力的回抱过去。

“谢谢,谢谢你,莱因哈特。”

吉尔菲艾斯后来想,要是有机会,他一定要看清自己那时是什么表情。

一定是那种难以抑制的喜悦和悲伤交织在一起的神情吧。




to be continued.

评论
热度(1)

© 千重尺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