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撒点土

【银英全员】银河高中传说

*学园paro,无视年龄差

*想看到和平时期一起生活欢笑的大家

*CP待定......

*与剧情无关,可以当做欢乐的蠢文看




13:http://mdbyx.lofter.com/post/1d138d86_6e40b6f




14.

生日会的后第二天就是周末,一群人早已定好打着‘给班长庆生’的名号去唱KTV,女生们甚至制定了详细的逛街购物计划,在问清哪些人没有课外班安排后,唱K的名单也被迅速敲定。

安妮罗洁这样的校级女神刚开场就被男生们层层围住 ,在一群人吵吵嚷嚷议论谁来跟女神合第一首歌时,希尔德和艾芳瑟琳不知何时突出重围抢到话筒并点了首失恋阵线。她们三个唱出来倒有点古灵精怪的味道,毫不造作的态度自然是收获了一大堆好评。

 向来自诩艺术高材生的梅克林格自然不能在这种场合甘拜下风,还没等安妮罗洁她们唱完就大爆手速点了十多首歌,在夸耀着说出‘我的歌喉可是毫不逊色于作画’时遭来众人一片片的嘘声。

艾齐纳哈虽然参加了活动,但本身以沉默见长,自然不可能去争抢话筒,干脆默默坐在一边盯着桌上的咖啡壶发呆,没想到在这种嘈杂昏暗的环境下还是有人注意到他的不在状态。

“要喝咖啡吗?”法伦海特见他目光灼灼简直可以具象化,就径自帮他拿了个杯子,“他们这边唱,我们过去喝吧。”

“......”

“哦,是要拿方糖对吧?我都忘了不止自己一个人要喝呢。”

艾齐纳哈沉默的看着这个被同学戏称为自己的‘翻译软件’的人,点点头。

姑且不论这头两个人是怎样兴致勃勃的泡咖啡喝,大部分人虽然渴望在班里同学面前卖弄自己的歌喉,又得装出一副矜持谦让的表现,在几番推让后吉尔菲艾斯还是被拉出来唱了,毕竟是以他的生日为名义举办的聚会,让他唱也是理所当然。吉尔菲艾斯先大方的承认自己对歌唱不太在行,就选了首节奏比较舒缓的德语歌。

歌词里面有几句是这样的:

『 du schließt dich in mein herz ein 你将自己锁进我心里

schleichst dich immer tiefer rein 悄悄地在我心里越走越深

ich weiß nich mehr was ich will 我失去对自己意志的控制

du bestimmst mein gefühl 只有你控制着我的感觉 』

他声音有点低,又唱的很舒缓, 听起来并不像他自己说的那样难听。莱因哈特难得在周围人来逗他时没有炸毛,而是反常的一句话也没说,就安静地坐在那里,连他自己都没意识到整张脸都是通红。

原因其实很简单,因为帝国高中有一门语言相关的选修课就是德语。

“啧啧啧......我都看不下去了,要瞎。”吉尔菲艾斯唱完后向好友微笑了一下,端坐着的金发少年仿佛为了掩饰害羞一样把头扭过去。看到这一幕的玛德莱娜情不自禁跟安妮罗洁耳语,坐在一旁早已摸出本子奋笔疾书的希尔德也赞同的点头。

莱因哈特从各个意义上都是被推上风口浪尖的第二人,红着脸瞪了一圈人包括台下安然坐着的那个红发少年后还是很没新意的点了挚友刚唱的德语歌,他声线略高于吉尔菲艾斯,唱出来又是另一番味道,尽管脸红的厉害依旧坚持到唱完,扑倒红发少年怀里时貌似还锤了他一下,后者笑着拍拍他的肩姑且算作顺毛。

......要瞎。一圈人都有点不忍直视的捂住脸。

这样唱了几个回合轮下来,大家几乎都唱过歌,漏网之鱼在所难免,吉尔菲艾斯侧身对试图缩小自己存在的缪拉眯起眼笑了笑:“你要唱什么歌?让梅克林格帮你点好了。”

看到怀里莱因哈特亮起来的、唯恐天下不乱的双眼,他知道他的目的达到了。

虽然有点对不起缪拉......但也没什么办法。

这边的动静很快就散播到整个房间,坐在点歌机前的梅克林格饶有兴味的回头:“欸,这么说起来,还没听过缪拉唱歌呢!”

一包厢的目光都集中在缪拉身上,他觉得胃又有点隐隐作痛。

毕典菲尔特见他这样,还以为他是不愿意唱,就急忙过来打圆场:“啊那啥,缪拉前几天不是感冒了嘛,嗓子估计还有点难受呢。”

“班上一半人都知道缪拉身体好得很,护犊子也不带你这样的啊。”法伦海特也来插一脚,笑容里是绝对的恶意。

毕典菲尔特没招了,肩膀被拍了一下,缪拉伸长了手去够桌上的话筒,原本正经的动作在昏暗灯光下被他做的意外有些独特,“我又不是不愿意唱,你急什么啊。”

......那你刚才干嘛做出那副鬼样子?!毕典菲尔特觉得他大脑又有点理解不能了,干脆摊手投降,看着对方走到吧台边坐下。

缪拉运气还算不错,点歌单被梅克林格用十多首经典美声曲目荼毒,轮到他时正好是一首普普通通的《情歌》。

他开口的时候,一群等着看热闹的小伙伴们惊呆了。

有人推了推毕典菲尔特说了句什么,大概是抱怨他想藏私的念头,毕典菲尔特没怎么注意听,也没空回答,他整个人简直都是被缪拉打开新世界大门的状态,因为哪怕在初中他从未听过对方唱歌,自然想不到他唱出来会是这么的......有感觉。

本来是女生的调子,缪拉稍微提高了音调,因为很久不开口而带了点沙哑的声音跟平时不同,明明不是原唱却比原唱还要感情十足,毕典菲尔特都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神情看他了。

『 没有缠绵悱恻的场面 没有对白的你爱我

如果灯光再昏暗都无用 你眼泪为谁流 』

其实说穿了这歌再怎么被文艺青年追捧,本质上还是首自怨自怜的口水歌,毕典菲尔特听着听着,却觉得自己慢慢平静下来,最开始的那些惊讶都没了,好像缪拉天生就唱的这么好听。

『 我想你依然在我房间 再多疼我一遍再走

我想是情歌唱得太慎重 害你舍不得我 』

他想,现在的缪拉跟平时真的非常不一样,其他人不知道他却清楚得很,真正的缪拉并不是永恒不变的温和冷静,会因为早起而皱着眉朝他砸枕头,情绪不好时也会用他听不懂的话来嘲讽他,有时还固执的要命。

『 你是我一场好梦 明天一切好说

我想你依然在我房间 赖着我一直不肯走 』

昏暗的灯光就在他们头上,缪拉坐在吧台上,目光在一群人中扫了一圈,似乎在某个地方停留的久一些,但很快他又把视线收了回去。

『 我想是缘份哪里出差错 情歌才唱着不松口

我想是天份不够难掌握 唱不好的你爱我 』

毕典菲尔特不知道歌声什么时候停的,他一直呆呆注视着他的好友,不知为何突然觉得有点难过,又说不上是为什么,直到肩膀又被拍了一下才回过神。

“没跑调吧?这歌我正好不太拿手呢......”缪拉有些心虚的舒了口气,“真是,难得唱一回歌还要这么累。”

“你唱的挺好的啊!又开始做这种虚伪的谦虚了!”

毕典菲尔特忘记了刚刚那点不知名的惆怅,条件反射顶了回去。

所以他也就理所当然的没注意到缪拉一瞬间松了口气的表情。




to be continued.

评论

© 千重尺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