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撒点土

【银英全员】银河高中传说

*学园paro,无视年龄差

*想看到和平时期一起生活欢笑的大家

*CP待定......

*与剧情无关,可以当做欢乐的蠢文看




14:http://mdbyx.lofter.com/post/1d138d86_6fe7278




15.

包厢里一派其乐融融的景象,有些人忙着一展歌喉,也有些家伙忙着闪瞎别人,当然,他们是有意或是无意就另当别论了。

被称作‘汪’的家伙们在这种寻找仇恨目标的时候,眼神就格外雪亮,完全不是数学课上的双眼朦胧昏昏欲睡的状态。

尽管自认为抵抗力一流,克涅利斯·鲁兹还是被一片闪光弹感动的热泪盈眶,心里也不知不觉有了‘找个撒气桶’的想法,目光在一群人里打了个转,扫过窝在班长怀里的青梅竹马正玩着他的火红头发,扫过角落里对坐着喝咖啡的沉默少年和他的标配翻译机,扫过卡座里的橘发男生正在半威逼半恳求他的好友再唱一首歌......

鲁兹突然意识到之前那种挥之不去的违和感是怎么回事了,嘲讽的笑声和话语!好像有很久他就没听到罗严塔尔一如既往的嘲讽,然后他迅速想起罗严塔尔也是条没唱过歌的漏网之鱼。

“罗严塔尔人呢?”

“去厕所了吧。”

被鲁兹这么一打岔,众人的关注点立刻从梅克林格魔性的十八弯转入正轨,个个脸上露出了如梦初醒的神情。在座的大部分人都是感受过罗严塔尔那‘据说开口就能让人觉得自己是个被养了十几年的胎盘’的嘲讽威力,此刻一提起他就摩拳擦掌恨不得立刻就把他从厕所拎出来。

吉尔菲艾斯依旧微笑着,以一种不徐不疾的速度抬手看看表:“他似乎是走了十多分钟的样子,而且他的背包也不在这儿了。”

包厢里一片死寂,毕典菲尔特愤怒的把桌子一拍,艾齐纳哈的咖啡直接震出了大半然而他也没什么心思去责怪对方,只是抬起眼皱皱眉:“......”

然而这回不用法伦海特翻译,所有人都看懂了他想要表达的,悲愤无奈的心情。

不愧是帝高排前几的心机表......啊不,是机智人才,一定是预料到自己会被集火于是提前开溜。问题是,你自己溜也就算了,是为什么还要拐带人口?!

吉尔菲艾斯划开短信记录并举起手,以便让所有人都能看到那条来自罗严塔尔的短信:“我和渥佛有事先走了,钱周一再给你。”

......就连扯谎都扯得令人发指!米达麦亚一定是被胁迫的!众人想起米达麦亚忠厚老实的脸,愤愤在心里把金银妖瞳骂了一顿,闹了一阵后还是作罢,只能等下次出来玩再另寻机会严防死守。



时间拉回到十几分钟前,也就是众人都争着要倾倒在缪拉的牛仔裤下之时,早已看准时机的罗严塔尔拎起包就溜出包厢,米达麦亚本就坐在他身边,被他一拉住胳膊就鬼使神差站起来跟着出去了,甚至来不及询问。

“下次还是不要提前走了吧。”那时他们已经坐电梯下楼了,米达麦亚突然意识到自己至少该出于道义谴责一下好友落跑的行为。

“渥佛,你总不能让我干坐在包厢里被那群人推上台唱歌吧,那也太无情了,”罗严塔尔倒是一副理所当然的神情,“一个人走掉未免太无趣了,还不如陪你去书店。”

......书店?

话题转得太快,米达麦亚一下有点反应不来,大脑还在想着怎么反驳罗严塔尔一听就飘忽的借口,现在又多出来一个根本不知道怎么来的‘书店’。他觉得自己的表情一定很蠢,因为好友开始用一种怜悯和嘲讽的神情看着他。

“上周还说缺了几本教辅书的难道不是你?反正刚好空出一下午,去完书店我们还可以再看个电影......”已经开始自说自话的某位已经开始翻起手机准备订票,“对了,之前你想看的那个科幻片好像就这几天上吧。”

“等等!我好像还没发表意见吧!”终于反应过来的米达麦亚条件反射就要跳起来抗议,“再说那部电影明明只是你想看别又拿我当借口啊!”

“但说想买书的是你,而且别以为我没发现你盯着电影海报走神的样子。”

“......”米达麦亚差点又要暴起揍人,想了想对方确实是一片好心还是作罢,探过头一同挑起了座位。

其实他不止一次认为,奥斯卡要是把这种可怕的观察力用在学习上,估计名次会前进好多吧......

奸计得逞的罗严塔尔偷偷笑了一下,在米达麦亚看不到的地方眯起眼睛开始盘算着晚餐是两个人去吃火锅还是到对方家里炒几个菜。

金银妖瞳一旦下定什么决心,就必定要拿出百分之二百无往而不利的气势,再难的攻坚战也不在话下。

这是一条目前为止,就连班长吉尔菲艾斯都认同的,毋庸置疑的歪理。




to be continued.

评论

© 千重尺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