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撒点土

【维勇】【ABO】非典型性ABO如何谈恋爱

*他们不属于我,但我拥有ooc和傻白甜

*跟原作有一些不太一样的,自我的alpha和玻璃心的beta谈谈情滑滑冰的故事【 

*作者是一个行走的恋爱脑,所以如果感到剧情制杖文笔辣鸡那一定不是你的错觉:)

*作者也不知道开不开车生不生包子于是目前看来这文不会打RXX的tag:)

*综上,这是一个十分制杖的故事

(想了一下还是搬到了lft的小号上......混更【你




01.

一个问题,自我的alpha和玻璃心的beta怎么好好谈恋爱?

 


02.

当花滑界的皇帝,吸引着全世界omega注意的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出现在你家温泉里,全裸着站起来对你摆出一个骚包无比的姿势说着“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的教练,我会让你夺得大奖赛金牌的哟❤~”,附带一个挑逗性的wink,你会怎么做?

胜生勇利的反应是一连串呆呆的“欸欸欸欸欸?!”。

作为一个平凡的,随处可见的日本花滑选手,他在去年勉强挤入了GPF决赛后,一如既往的败给了自己的玻璃心。

心理问题对他可以说是最大的挑战,积压多年的不自信再加上爱犬的离去,直接导致了他决赛上跳跃基本全miss的惨烈结局,想到多年一直支持着自己滑冰的家人,干脆躲到洗手间里埋头痛哭。

更逊的是被年龄比自己小的选手用力一脚揣在隔间的门上,看起来很像不良举止也完全是个不良的俄罗斯少年对他咆哮着“没有才能的家伙给我趁早引退”后丢下还处于惊吓状态中的他径自离去,走之前似乎还欲言又止的想说点什么,最终也只是狠狠的甩上门,几句话从门缝里飘过来。

“所以说omega就是麻烦......啧......”

‘omega’胜生选手一个人站在洗手间里,经历了这次惊吓后哭都哭不出来,良久后是一句特别无可奈何的,虚弱的,重复过无数次总是没人相信的话,

“可我真的是个beta啊......”

 

胜生勇利,一个平凡的,随处可见的日本花滑选手,一个普通的不能更普通的beta。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同是beta的双亲,要是真的生出一个alpha或是omega那才叫基因变异。

大概是亚洲人偏小的骨骼和万年不变的娃娃脸造成的错觉,自从他离开家乡前去底特律学习的第一天起,被当做omega的可悲生活就开始了。

勇利现在都记得第一次和披集见面的时候,眼睛里闪闪发亮的披集冲过来说着“哇滑冰的omega超——级厉害!勇利——啊我可以叫你勇利吗——不对好像我们不应该保持这么近的距离抱歉我只是太惊讶但是你的抑制剂用的是什么牌子完全闻不到你的信息素嘛......”

“......”

哪怕是勇利掏出了身份证明,他也用了快半年才打消了披集的妄想,在分到一个宿舍后,应该有一个月左右,身为alpha的披集在洗澡或是睡觉前,脸上总会带着可疑的红晕背过身去不看他,哪怕知道对方无微不至的体贴只是因为单纯的误解,有的时候,勇利还是会有“把这人手机上的所有社交软件全部删光再把手机彻底格式化”作为报复的冲动。半年后所有的误会都烟消云散,两个人终于可以来一个纯洁的,不含任何不可描述情感的拥抱,勇利表示很庆幸披集真的从一开始就是用把他当好友来看待而不是当omega来追求,不然......嗯,你们都懂的。

迅速的混熟后,勇利出现在披集自拍里的次数也呈线性递增趋势,伴随着自拍到来的还有关于‘披集家的omega世界第一可爱’的系列评论——天知道这条评论被赞的最多!

讲道理,你们真的觉得使用了抑制剂的omega能躲过药检?还是说你们都看不到官网上选手的资料?什么抑制剂这么好用不如你推荐我试试?

勇利好想哭哦。

解释了几次并没有被相信反而被粉丝们调戏不要不好意思,披集在某天google了日本道歉方式后双手把手机举过头顶土下座了,摇摇头表示自己早已自暴自弃无所畏惧,勇利瘫在靠椅上露出一个生无可恋的表情,而他那沉迷拍照的好室友在意识到自己被原谅后,迅速打开摄像头拍下了这一幕。又过了几年,因为相熟的几个人恰好分到了中国站,本土作战的季光虹选手干脆做东诚邀一伙人去约街边撸串,席间疯狂秀照片的披集翻出了这张照片,季光虹一针见血指出这在中国被叫做“葛优瘫”,旁边的雷奥虽然完全不清楚什么意思还是跟着点头赞同,只能靠英语交流的一伙人带着各种各样的口音讨论葛优瘫时,对谁都很冷淡却意外和光虹合得来的李承吉在众人察觉前一个人解决了大半盘子的烤串。

“......”这帮花滑选手大概不会好了。

 

言归正传,早已默默接受被轻易误解成omega的状况,调整好状态和切雷斯蒂诺一起走出场馆前,勇利听到了维克托的声音。

“Yuri!”

误认为是在叫他,回头后,心里除了有失落,还有一阵理所当然的感慨。

像他这样的选手,维克托是不可能记住的吧。

一直被盯着不可能毫无察觉,回过身看着他的维克托,说出的话却让他心骤然沉下去。哪怕一直提醒自己,对方是不可能记住一个发挥超烂的选手,但真正面对到这个事实后,还是会克制不住的感到羞耻和绝望。

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不要,把我当做那些只是想要跟你合照的omega。

他像有什么怪物追着一样拖着行李箱落荒而逃,在随后的酒会上带着懊悔和不甘灌醉了自己,并在浑浑噩噩的状态下结束了底特律的学业,以一个失败者的身份躲回了家乡。

而且还因为暴饮暴食膨胀成一个圆球。

但他毕竟不是轻言放弃的人,在优子面前滑出[伴我身边不要离开]后,原本的想法也更为坚定。

他还是想带着对维克托的憧憬滑下去,虽然对于未来的职业生涯依旧没有什么自信,但至少,不能再这样消沉下去了。

......在花滑三姐妹把偷录下来的视频发上网前,他是这么想的。

原本空荡荡的sns账户,粉丝数以惊人的速度上涨,紧跟着还传出维克托有意来做他教练的谣言,他又把自己缩回了蜗牛壳子里假装这样就可以逃避发生的一切。

直到被宽子妈妈叫去扫雪时,他都窝在房间里发霉,推开门时,酷似小维的巨型贵宾犬迎面扑上来,被按住他的贵宾犬用湿漉漉的舌头舔着洗了个脸的时候,一个荒谬无比的念头浮现在脑海里。

不......不是吧......?

利夫爸爸说的话都没听完,他就猛地站起来一路冲向温泉,眼镜上蒙了一层可笑的雾气也顾不得擦去,推开拉门时还发出了惊人的巨响。

勇利敢用一个月的猪排饭来发誓,在看到维克托泡在他家的温泉里,他的表情一定呆滞到能让李承吉都大笑出声的程度。

“维克托......?为什么在这里???”

银发男人连浴巾都不围,直接从温泉里站起来对着他摆出一个骚包无比的姿势,勇利一时竟不知该感叹俄罗斯人某些方面的种族天赋还是对方惊天动地的宣言。

“勇利~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的教练了,然后我会让你在大奖赛决赛上拿到冠军的哦★~”

“欸欸欸欸欸?!”

伴随着维克托飞来的一个wink,勇利不可抑制的发出了一连串无意义的语气词,呆站了两分钟,随即摘下眼镜擦了擦上面的水汽。

“现在的幻觉也这么真实了吗......我还是先去帮妈妈扫雪好了。嗯。”

他带着如梦似幻的神情走回澡堂,顺手拉上了门。

 



tbc.

评论(24)
热度(665)

© 千重尺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