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撒点土

【维勇】【ABO】非典型性ABO如何谈恋爱

*他们不属于我,但我拥有ooc和傻白甜

*跟原作有一些不太一样的,自我的alpha和玻璃心的beta谈谈情滑滑冰的故事【

*作者是一个行走的恋爱脑,所以如果感到剧情制杖文笔辣鸡那一定不是你的错觉:)

*作者也不知道开不开车生不生包子于是目前看来这文不会打RXX的tag:)

*综上,这是一个十分制杖的故事




04.

美奈子带着一声巨响推开拉门闯进来时,勇利正盯着吃饱后熟睡的银发男人发呆,直到他被抓住肩膀用力摇晃,呆滞放空的大脑才算是找回了一点清醒。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真的要做你教练吗?!!"她的语气听起来就像明天拉面会在地球上消失一样,尽管知道拉面并不会消失,喝下整整一瓶‘去往魔界的邀请’的男人也不会醒来,勇利还是轻轻嘘了一声,用手指指那个抱着马卡钦睡得香甜的人。

顺着他手指方向看过去的美奈子发出一声仿佛梗在嗓子眼里的尖叫,维克托的眼睫毛动了动,这促使她在最后一刻找回理智。用可以把自己闷死的架势牢牢捂住了嘴。

“所以外面说的那些都是真的?维克托真的要做你教练了?”

被这种狂热的眼神盯着,他垂下眼思索了片刻,还是犹犹豫豫的点了点头,“应该......?刚才在温泉里他好像是这么对我说的。”

“......如果这不是个玩笑的话,那么,是的。”他最后又补了一句。不出意外看到美奈子翻了个白眼。

“维克托是选择了勇利你才来到了这里,是你把他吸引过来的!”

勇利,你要对自己更有信心一点!

原来在美奈子的手下练芭蕾时,那是她说的最多的话。

胜生家从小就腼腆害羞的孩子只有在谈到花滑时话才会多一些,平时在学校也是一个人闷闷的坐着,要是没有西郡和优子,勇利有时简直不知道他的生活会有多么无趣。

他知道美奈子一直都试图让他扔掉背着的蜗牛壳,但哪怕是在外头漂泊了五年,他依旧是那个把一切都弄得乱七八糟。一有什么事就想把自己缩进蜗牛壳里假装这样就能听不到看不到的胆小鬼。

一个轻轻的喷嚏声把他从胡思乱想中惊醒,勇利几乎以为他和美奈子的对话被听了个彻底,随即笑着摇摇脑袋。又没有聊什么重要的事情,他何必这么疑神疑鬼?

坐起来的维克托朝着他露出一个笑容,语气带着刚睡醒的人特有的慵懒,听起来倒像在撒娇,“我饿了......”

迷弟十二载还是会因为一个笑而弄得心脏砰砰直跳,勇利红着脸点点头,窜出门奔去厨房的速度大概可以去参加200米短跑。仓促间,他连维克托之后说了什么都没听清就胡乱应下,肩膀一侧滑落的衣服更是无从注意。

“......”

一天内第二次被甩门,追求对象似乎连自己隐晦的告白都没注意听,维克托觉得这大概是自己成为alpha以来最逊的一天。

何况......

“美奈子......?”他对着身边自从勇利离开房间就开始散发敌意的女alpha伸出手,后者瞥来一眼,态度冷淡的回握片刻,“能麻烦你带我在这里参观一下吗?我想更了解勇利一些呢~”

美奈子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勉强点头算作应允,他也不太在意。

看来在长谷津的日子会比想象中有趣得多。维克托这么想着,愉快的哼起一首不知名的短歌,跟在美奈子身后上了楼。


 

猪排饭不难做,但要做的跟宽子妈妈一样好,对于好几年没下厨的勇利来说显然是不现实的,的、在发现自己都快忘记步骤时,他只能遗憾的将‘给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做一顿饭’的幻想抛到脑后。

照他目前的状态可能还是打打下手比较实际。

幸好在准备食材上并没有用去太久,但等一碗猪排饭摆在托盘上,早已比他预估的时间多出一倍,勇利在推开拉门前甚至想过要不要为自己的拖延土下座。

屋里的美奈子和维克托分坐在矮桌的两边,在他进门时,美奈子似乎用怜悯的眼神看了他一眼,而维克托则露出了相当微妙的神情。

“......?”他是错过了什么吗?

直觉告诉勇利这个时候只要把猪排饭搁在桌上就行了,不要问。

就像他所期望的那样,没有人能拒绝这样一碗香脆多汁,裹着半熟蛋液的猪排饭。维克托的注意很快被那个大碗所吸引,看着像孩子一样惊呼的对方,勇利都忍不住笑出声来。

他甚至冒出‘伸手替对方捻走沾在脸上的饭粒’的想法,但很快,面对憧憬对象不可避免的拘谨和一些别的情绪就驱散了它。

美奈子托着下巴打趣时,勇利还没意识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毕竟维克托不论是笑容还是话语都很自然,就像在跟他话家常一样。

“勇利最近有吃这个炸猪排盖饭吗?”

这个人嘴角还沾着米粒就那样歪着头说话的样子除了‘可爱’二字根本找不到其他的词语来形容,他微红了脸笑着点头,内心跟跑马一样疯狂大喊着‘啊啊啊啊我竟然在和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坐在同一间屋子里聊天简直就像做梦’。

“为什么?明明没有赢比赛啊?”

......欸?

还没有从石化状态里调整好,一直忧心的体型就被这个异常毒舌的俄罗斯男人直接点明,偷偷挡住了前面的肚子肉,背后的衣服又面临着急需拉下去的大危机,勇利几乎以为自己被扒光了又拉上冰场滚了一圈。

一时间他竟然有点分不清,‘被禁止吃猪排饭’或是被称为‘小猪猪☆’,到底哪个更残酷???这个男人只是想嘲笑我的没错吧???

再说他也不是自己想这么胖的啊!勇利在心里忍不住埋怨对方说话这么过分,但把回忆拎出来梳理一遍,不管起因如何,又没人拿刀架在他脖子上逼他吃掉那些数量惊人的食物,就是胖成温泉里的那只狸猫也是他活该。

......何况他现在的体型还真的跟那只狸猫相差无几了。

不管怎样,在被偶像批评了体型后他完全失去了呆在这个屋子里的心情,干脆借着帮忙搬行李的理由逃到屋外——鬼知道再呆在屋子里还会发生什么!在维克托发现他和狸猫的相似之处前他才不要留在那里由对方毒舌!

不过在维克托跟过来甚至笑着从他手里接过一个纸箱示意自己可以帮忙时,勇利是真的呆了几秒。

他现在的体型,不要说他自己了,就是对方——刚才在屋里甚至说出了“不改变体型就不会有心情给你当教练”这样的话——绝对也是没法看下去的吧。毕竟他现在一身衣服都挡不住的肉,不管是谁看到了都会觉得这是个移动的胖墩,然后撇开视线不看他的。

他都要被维克托弄糊涂了,呆了几秒又想到怎么能让男神来搬东西,在楼梯间拦下对方后关于箱子的搬运权拉拉扯扯,片刻后差点两人带箱一起摔下去。

脸的距离近到微微侧头就能亲上去的程度,纸箱又夹在身体中间硌的肋骨生疼,以极为扭曲的姿势固定好自己,看着维克托微微瞪大的眼睛,勇利满脑子只有三个字。

我。完。了。

 


我竟然亵渎了男神。

天啊。我罪该万死。

之后以浑浑噩噩状态搬完箱子的勇利只想赶紧逃回自己的卧室好好睡一觉。都是噩梦,他这样告诉自己,一切都是噩梦,你没有在楼梯间跟花滑皇帝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拉拉扯扯,你也没有用极为不雅的姿势跟他纠缠在一起,都是噩梦,睡一觉就好了。

他神色僵硬,看在维克托眼里倒像是对教练费的担忧,好言安慰却完全跑偏了方向,勇利打着哈哈试图糊弄过去,冷不防对方在他面前半跪下来,脸也被轻轻抚过。

“......欸?!”

维克托的嘴在面前张张合合,明明是再简单不过的话语却好像从耳边飘过,不管是过近的距离还是调情一样的肢体动作都让他心跳如鼓。

明明不是omega,勇利甚至有那么一瞬间以为自己感到了银发alpha溢满了整个房间的,带着巨大压迫感的信息素。

美奈子走前将他拉到一旁说的话就那样浮现在脑海里。

“这个男人,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他很危险,你要记住了。”

这让他的瞳孔不自觉地扩大,顶着一张红透的脸,连滚带爬逃离宴会厅直到后背贴上墙,心也悬着久久不能落地。

几乎以为可以亲上去,维克托还在纳闷难道是自己的信息素效果正随着发际线消退,就看到贴在墙上红着脸的omega双膝并拢跪地,对他摆出了一个正宗的土下座。

“真的很抱歉我不该这样亵渎你的已经很晚了尼基福罗夫先生早点休息吧我也睡了!”

“勇利等......”

他看着一口气喊出一长串话甚至没有一个停顿的人就那样窜进了他隔壁的卧室并迅速拉上了门。

“......”

一次两次被当面甩门还可以当作小情趣,再来第三次他就有些不满了。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不满了。

一个不满的alpha是很可怕的。

一刻钟后勇利切身的体会到这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他牢牢靠在门上,而门外是一个持之不懈敲着门问“要不要一起睡”的维克托·尼基福罗夫。

“NOOOOOOOOO!!!!!”他崩溃大喊着,一抬头又是满屋子的海报,明明平时都看习惯了,现在突然觉得自己像个变态斯托卡。

去撕海报?还是挡着门不让人进来?到底该怎么做???

“啊,如果勇利是在担心海报的话,刚才美奈子已经带我参观过勇利的房间了哦❤~”

“欸......欸欸欸欸欸?!”

“不过那么多海报可真是惊人......勇利挺喜欢长头发的我呢~”

“?!!!”

勇利突然意识到为什么他端着猪排饭回来的时候,维克托会是那副看起来‘下一秒就像要去跳塔兰泰拉舞’的模样。

事到如今再去责怪美奈子也是徒劳,他把自己投入床上,假装听不到维克托拉开门进来的声音。

“随便嘲笑我吧......随便你怎么样......”他绝望的说着,感到脑袋被轻柔的抚摸,维克托的声音没有厌恶,或是任何负面的情绪,只是单纯的感叹。

“为什么我要嘲笑勇利?”他把头从抬起来,看着坐到床边的男人脸上都有点红,“勇利是我的超级fan,这件事难道不是很棒的吗?”

勇利觉得自己的脸又克制不住的红了。

“就是,你难道不会觉得,这样的方式,呃,”他指指所有的海报,包括天花板上的那几张,“有点恶心?”

维克托惊异的看了他一眼。

“有什么能比一个新上任的教练知道他负责的选手喜欢他还要开心呢?尤其是在这个教练还为对方会不会讨厌他的举动而忐忑不安的时候。”他显然在暗示楼梯间的那个无意的举动,而这让勇利成功的笑出来。

“怎么会有人讨厌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他在心里这样想着,发现抱着枕头的对方试图挤上床时整个人再次惊得目瞪口呆。

“尼基福罗夫先生你在......做什么?”

“叫我维克托就好❤~”银发男人没有第一时间回答他的问题,整个人以一个舒舒服服的姿势趴到他床上后才侧过头给了一个调皮的wink,“我不是说过,先建立起相互信赖的关系会比较重要吗?”

“但是......”

“我也想更了解勇利一些啊~再说之前的教练也是这么做的,勇利不用担心赶紧睡就好了,好困......”

“可......”

“而且我的床还没寄来,难道勇利要我打地铺吗好冷......”

“......”

对于这个人的话,只要不太超出常理勇利基本都深信不疑,再说就像维克托的话,难不成还要真把人赶去打地铺吗?那也太惨了。

所以此刻他盯着已经开始眯起眼假寐的人盯了片刻,最终还是无奈的摊手赞成。

反正他只是个beta,睡一觉又有什么关系呢?

熄灯后,他感到翻了个身的维克托,把头搁在他的颈窝里。

“勇利还是有点戒心比较好哦,好歹我也是个......”

“......?”

后面的话有点听不清,勇利小心翼翼的往外头又挪了一点想给对方留出尽可能多的位置,感到脸上的热度消了一些,这才安心的闭上眼。

 


和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相处的第一天,充斥着兴奋、喜悦、尴尬、无措......各种各样的情绪。

勇利把脸埋进了被子里,从未比现在更期待着新一天的到来。

 




tbc.

评论(16)
热度(312)

© 千重尺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