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撒点土

【维勇】【ABO】非典型性ABO如何谈恋爱

*他们不属于我,但我拥有ooc和傻白甜

*跟原作有一些不太一样的,自我的alpha和玻璃心的beta谈谈情滑滑冰的故事【

*作者是一个行走的恋爱脑,所以如果感到剧情制杖文笔辣鸡那一定不是你的错觉:)

*作者也不知道开不开车生不生包子于是目前看来这文不会打RXX的tag:)

*综上,这是一个十分制杖的故事

*依旧是典型废话流......对不起坑了好久qwwq大家来关爱这个(懒得beta的)制杖作者嘛qwwwwwq




06.

尤里·普利赛提,世界少年组首位三连霸的次世代滑冰选手,尚未长成的幼虎。

目前正面临着记事以来的大危机——谁来告诉他究竟怎么找到维克托这个混蛋?!

他在长谷津的小巷里毫无章法的打转,唯一的收获就是那件帅气的老虎连帽衫,和暴怒的雅科夫打来的电话。

他都有点说不上来是在恼火什么。为忘记编舞约定的维克托?师兄弟这么多年,好歹对这人的健忘程度也有了大概认识。为对方竟然跑来日本给那个omega做教练?这种事情还真是无关紧要。

那他到底在恼火什么?

尤里想到了去年的GPF决赛,都说没人会关注失败者,他却盯着那个日本选手出了神。

他不是不清楚自己的接续步有多大问题,维克托指点过,雅科夫也总唠叨着不要把跳跃当成节目的重心,本人倒还是一副我行我素的样子。

反正只要能拿到高分怎样都无所谓吧。

但那个日本的Yuri......明明跳跃糟糕到极点,精彩完美的接续步却牢牢吸引住全场的注意。在他的分数出来时,尤里甚至略带惋惜的撇撇嘴。

垂头丧气的胜生勇利甚至没有和其他选手讲话,就那样呆坐着直到比赛结束,就连教练在情绪激烈的劝说什么的时候他也只是盯着手机试图逃避话题。

尤里远远地看着这一切,最后干脆一路尾随对方进了洗手间。

他在隔间外听了断断续续好几分钟的抽噎,最后终于忍无可忍一脚踹上了门板。

在开口咆哮的瞬间他就感到了懊恼,明显还没调整好情绪的omega眼睛红的跟兔子一样,也许是错觉,但尤里惊恐地发现那抹红色甚至还有加深的趋势。

无与伦比的接续步。想和跳跃clean的你较量。这些话他不会也不可能坦率的说出口,本想再说点什么却留意到自己竟比omega还矮半个头,还在发育期的少年alpha就此陷入了微妙的自我怀疑。

在他意识到之前,他已经在这个洗手间停留了太久,胜生勇利脸上的表情都由惊恐转为疑惑,仿佛在思考他们盯着彼此发呆究竟是为了什么。

尤里像一阵风一样离开了,决定把这一点也不愉快,甚至有些愚蠢的遭遇捂在肚子里。

他在离开场馆前又遇到了胜生勇利,拜唠叨的雅科夫所赐,在他注意到胜生时,黑发青年只留下一个快步离去的背影。

注意到身边的维克托似乎在发愣,他一个不留神就把刚才尴尬的洗手间事件交代出去。

值得感激的是维克托似乎并没有太关注这件事——尤里觉得他大概也不会太关注滑冰以外的事了——哪怕在酒会上看到了胜生,他也只是随口问了问自己究竟在洗手间说了什么。

事实上,如果他再仔细点,他在酒会当天就该留意到维克托已经被这个黑发omega深深吸引了。

圣彼得堡的冰场上弥漫着暗恋者才会有的忧郁气息,而始作俑者还抱着自己的手机像个斯托卡一样浏览着胜生勇利几乎空白的SNS,活脱脱一个等待爱人垂怜的少女。

尤里简直要被恶心吐了。雅科夫看起来还好一点,至少能顶着一张铁青的脸对维克托咆哮不好好滑冰就滚回家种甜菜根。

那个时候他完全想不到坠入爱河的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会毫不犹豫的飞去日本当胜生勇利的教练,而他也毫不犹豫的紧跟着飞去试图把这个被恋爱冲昏大脑的蠢货alpha带回俄罗斯给他编舞。

更不会想到他竟然要和胜生勇利来一场对决。

听起来就毫无悬念的对决干嘛不接受?战意高昂的尤里·普利赛提拖着行李箱住进了温泉旅馆。

被领到宴会厅的时候,他盯着那明显没有任何睡过的痕迹的大床陷入了沉思。

然后他被胜生勇利卧室床上并排的两个枕头闪了一脸。

“我一直都和勇利睡的哦❤~”他的前师兄甚至笑出了一个标准的心形嘴,如果这种时候都看不出他在炫耀什么那尤里活该眼瞎到死。

相比之下那一屋子海报又算得了什么呢。十五岁的单身青少年陷入了不能自拔的恍惚中,假装这样就能看不到旁边的维克托·厚颜无耻的·尼基福罗夫和胜生·竟然又该死的脸红·勇利。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总觉得不睡在一起就像是输了......不行!我也要过来睡!

强行把自己的枕头挤在床边上的尤里·普利赛提看着脸色明显不好的维克托,以及呆呆“欸”了声的勇利,得意洋洋的笑了。

 


叛逆期青少年的心理真挺迷的。勇利试着回忆了一下自己的十四五岁,除了发现那个时候他乖得像只鹌鹑外一无所获。

在冰场门口碰到尤里完全是意料之外。刚结束长跑的他气喘吁吁趴在门上,肩膀突然被大力拍下,回头就对上凶神恶煞一张脸,整个人直接“噫?!”的惊叫出来。

俄罗斯不良少年的眼神给他一种‘下一刻就会被踹飞出去’的错觉,万幸的是不知道什么让对方在最后一刻改变了主意,不仅没有踹他甚至收回了揪着他衣服的手。

“你干嘛发出这样奇怪的声音?!”涨红了脸的未成年冲着他大喊大叫,随即又懊恼的摇着头,力道足以把灿烂金发甩飞出去。

“我干嘛跟你这家伙说这些......维克托呢?!”

问对方为什么脸红绝对不明智,而安抚暴躁的青少年显然是当前的重中之重,勇利相当配合的走在前头带路,并听到身后的尤里满意的哼了一声。

他随口询问尤里的来意时,并没有指望得到一个正经的回答,甚至满以为会得到恶声恶气的一句“为什么要告诉你”。但就在他沉浸于维克托滑行的身姿中,几乎完全忘记那近乎客套的问话,尤里却突然开口了。

金发少年的回答意外的坦率,勇利无法不为他对冠军的渴望动容,对方隐隐透出的想法也让他无意识的握紧了手。

他的预感在尤里冲着维克托大喊“别沉浸在无聊的感情里了,跟我回俄罗斯!”时得到了验证,勇利不知道自己看着维克托的表情是什么样的,他甚至意识到自己其实一点也不了解维克托。

哪怕相处了大半个月他也不知道维克托喜欢什么,有怎样的家人。

维克托到底是为什么,选择来到他身边。

不过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吧,只是相处了半个月多的陌生人,哪怕住在一个屋檐下要想交心都是件几乎不可能的事。勇利都开始觉得自己是不是因为和男神聊了几句就忘乎所以,竟然开始奢望彼此像好友一样相处。

何况维克托又有什么必要来对他讲那些事呢?

他就像是分裂成两个部分,躯体为对方可能做出的回答而恐慌,灵魂却飘在半空中漠然的看着这一切。

然后维克托带着恶作剧一样的笑容说要给他们俩编舞时,勇利被击沉了。他脑袋都有点懵,又被‘一周后比赛’的消息扑了个满怀。

“等等冷静点啊......???”他整个人都语无伦次了,然而并没有人听他的话,旁边自信满满的俄罗斯不良少年甚至开始提胜利要求。

“勇利的回答呢?”笑眯眯的维克托转向了他,勇利不禁想感叹对方果然是个深不可测的男人,明明是在笑着,却怎么看怎么瘆得慌。

“我,我也参加......?”他小心翼翼的开口,对方飞来一个满意的wink。

相比之下和尤里睡一个床又有什么问题呢?尤里刚这么说的时候,他还沉浸在目瞪口呆的状态里,就被维克托打着“要和师弟交流感情抱歉哦勇利☆”的旗号,温柔而坚定地请出了卧室。

......等等这确实是我的卧室吧?

两个人在卧室里也只聊了短短几分钟,出来的时候,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尤里似乎用一种恨铁不成钢的眼神剐了他一眼,随即窜到了早就出来的维克托身边,看架势活像是要去撸袖子干架。

走廊并不是很宽,三个人并排走在一起会有点勉强,勇利稍微落后了一步看着前方刻意压低了声音的金发少年冲着维克托嚷嚷,突然就有些羡慕。

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羡慕什么。能和维克托并肩?还是能在维克托面前毫无顾忌的说笑?

这些对他来说都太远了。

毕竟他也只是一个几乎没有天赋的,平凡的花滑选手而已。

维克托大概也只是一时头脑发热或是想要休息才选择来长谷津,毕竟有才能的花滑选手只会不断涌现,选择哪一个都比选自己要好得多。

惊觉自己已经陷入这种自我厌恶的情绪,勇利试图让自己想点别的,至少要让自己从这种压抑的情绪里脱身。

试尽了一切办法,最后他还是背起包偷偷跑去了冰场,庆幸聊得正欢的两人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离场,又忍不住为自己微末的存在感而失落。

马卡钦倒是注意到了,勇利对着跟出来的它比了一个“嘘”的手势,贵宾犬果然乖乖的跟在他身后,悄无声息的一起出了门。

滑一会就好了。他摇了摇头,呼出的白气慢慢融进了夜色里。

 


他这头走了没多久,维克托简直要去挖地寻人了。

老实说,在尤里带着可恶至极的笑容将枕头摆在他和勇利的床上时,维克托是想跟他好好谈个心的。

先把勇利请出去,准备跟金发未成年来一场alpha之间的对话——一眼被看出尚未标记勇利不说,还被威胁敢做出什么事就去告诉米拉。

......之前怎么就没觉得这孩子这么讨人厌呢???

“我觉得你好像没必要这么关心勇利吧......尤拉奇卡?”他挑高了眉,尤里则是凶狠的想要伸手揪他的头发——感谢上帝,他还没有老到无法闪避的程度。

“我为什么要关心一个躲在洗手间里哭的懦夫?”偷袭失败的尤里几乎要暴跳起来,意识到勇利还等在外头,又迅速的压低了声音,“我可不是被恶心的感情冲昏头脑的你!”

他胸口剧烈起伏着,像是气到了极点,甚至干脆在窄小的卧室里打起了转。

维克托默不作声的看着这一切,直到尤里自暴自弃一样冲他耸耸肩。

“我对你们之间发生什么,或者将要发生什么,完全没有兴趣,”他往前走了一步,维克托几乎以为他要上来抓住自己的领子,“但你知道,他被你标记后会发生什么吧?”

他当然很清楚这些,随着标记到来的发情期,无法控制的成结,最后是一个被迫放弃竞技体育,只是一个普通的omega的,怀孕了的胜生勇利。

哪怕相处了只有半个多月,勇利对于花滑的热爱几乎每天都能让他为之心动,而一个没有花滑的胜生勇利......他根本无法想象。

说到底,没考虑到勇利的他,也只是在把勇利当一个普通的omega来看待而已。

“在这里,我只是一个教练而已,”他最后垂下眼叹了口气,“而且,我也没法强迫一个不喜欢我的omega吧?”

尤里对此嗤之以鼻,看起来倒是勉强接受了他的解释。天知道勇利是真的不喜欢他,有的时候维克托几乎感觉自己在勇利眼里完全不是一个alpha。

他试着将这种失落感通过和尤里的聊天转移走,事实是,他不仅失败了,而且在他结束和尤里的聊天时,勇利不见了。

“这个时间的话,不是在美奈子那里就是冰之城堡吧。”

“这么晚还一个人出去?”维克托简直要被漫不经心的真利气到发笑。

真利给了他一个仿佛在看白痴的神情。

“长谷津又没有什么危险,哪怕凌晨出去也没事啦。”

维克托回忆了一下这半个月的生活......发现自己完全无法反驳她。

最后他还是去了美奈子的酒馆,理所当然的,勇利不在那里,而知晓他来意的美奈子则露出了和真利一模一样的神情。

“大概又是不安去滑冰了吧?”她随手将一络头发挽到耳后,“之前也是,一旦不安就会来我的芭蕾教室练习,我也就随着陪他了。”

她言语里有意无意的亲昵几乎淹没了维克托,若不是眼神不会骗人,维克托几乎要以为她也是勇利的一个爱慕者。

也许是酒精作祟,也许是爱慕者勾起了某些回忆,维克托握紧了玻璃杯,犹豫再三还是开了口。

他是真的没有办法再这样压抑下去了。

“美奈子,你知道勇利的恋人的事吗?”

美奈子直接喷了他一脸酒。

“勇利的恋人?”她身子前倾,几乎要抓住维克托用力摇晃,“他竟然恋爱了?!!”

她的脸色不似作伪,维克托都被弄得有些糊涂。难道勇利都没有跟美奈子说过吗?

“也许他没有跟你提过?就是,就是那个小维。”他试着让自己的声音不那么失落并移开了视线,似乎这样就看不到美奈子的神情。

美奈子似乎坐回去了,她看着维克托,好几次都试图说点什么。

“我是真的很想把你这个觊觎勇利的混账alpha打一顿,”半晌后她拿手压着嘴,“但一想到你是这么个蠢货,我又有点下不去手了。”

她用怜悯的表情看了维克托一眼,后者终于意识到她拿手压着嘴的动作并不是为了压抑打自己的冲动,美奈子已经完全放弃掩饰她嘲弄的嘴角了。

“勇利没跟你说过?关于小维是他养的贵宾犬的事。”

 


滑了一会果然心情会好很多。

更棒的是一出冰场就看到维克托站在那里等着,旁边的马卡钦正欢快的摇着尾巴。

难得垂头丧气的人几乎都没有正眼看他,在勇利有些担忧的问发生了什么时还是重重叹了口气,然后伸手将他搂在怀里。

“欸......?”这半个月相处还是不太习惯俄罗斯人抱来抱去的习惯,勇利惊得全身僵硬,就感到维克托的脑袋在他颈子那儿蹭了蹭。

“我是个无可救药的蠢货......”

“......欸?”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再次叹了口气,发誓绝不会让勇利听到这事哪怕半个字。

当然,在那之前,得想想怎么说服美奈子才行。

银发alpha就像一只巨型贵宾一样挂在黑发青年的身上,从心底发出了今晚不知是第几万次的叹气。

 




tbc.


评论(14)
热度(196)

© 千重尺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