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撒点土

【维勇】【ABO】非典型性ABO如何谈恋爱

*他们不属于我,但我拥有ooc和傻白甜

*跟原作有一些不太一样的,自我的alpha和玻璃心的beta谈谈情滑滑冰的故事【

*作者是一个行走的恋爱脑,所以如果感到剧情制杖文笔辣鸡那一定不是你的错觉:)

*作者也不知道开不开车生不生包子于是目前看来这文不会打RXX的tag:)

*综上,这是一个十分制杖的故事

*这一章作者也不知道她讲了些什么......也许剪视频剪傻了也说不定吧【




07.

早春的长谷津还未完全摆脱寒冷的影子,巨大的昼夜温差下,几乎没有人会放弃一床温暖的被子。

......但这也太温暖了!

勇利瞪着天花板,海报上的维克托正对他露出一个相当迷人的笑,像是在嘲笑这一切。

他再次试着从被子里挣脱出来,失败不说反倒折腾出一身的汗。

“拜托你们俩放过我不好吗......”他最后小声的抱怨着,一左一右熟睡着的两个人当然无法听到。

昨天睡前,他们关于睡觉的位置爆发了激烈的争执。颓废了一整晚的维克托就像完全振作起来一样,执意要让勇利挨着自己睡,而尤里则一把将完全摸不着头脑的黑发青年拉到自己身后。

虽然这么想有点对不起尤里,但他看起来真的就像一只护崽的母鸡。勇利只好偏过头,不让对方留意到自己正在无法控制的偷笑。

就这么一个打岔的功夫,也不知道这对师兄弟的眼神交流究竟到了怎样出神入化的地步,床位就被排好了。

“......要不我去下面打地铺?”躺在床上犹豫良久,勇利还是没忍住为自己争取单独睡的合法权利。

“勇利觉得我会同意吗☆~?”维克托的手在被子底下搂住了他的腰。

“那我就杀了你。”十分冷静的尤里闭着眼打了个哈欠。

“......”

勇利看了看左侧身子贴着床边几乎快掉下去的银发俄罗斯人,再看了看右侧恨不得把自己嵌进墙里的金发俄罗斯人,不知为什么就有点怜悯。

“......你们感情真好。”他发自内心的感叹,尤里飞快的从嘴里吐出一连串俄语,而维克托在第一时间捂住了他的耳朵。

“尤里的意思是你说的简直太对了。”在金发少年终于闭上嘴时,维克托松开手对他解释,并露出一个和善的笑。

“......”勇利废了好大劲才抑制住对男神翻白眼的冲动。

大概是因为还没倒过时差,尤里难得没有跳起来,只是用懒洋洋的语调顶了回去。

勇利都不知道自己是在什么时候睡着的,大概是两个俄罗斯人用他听不懂的语言激烈交锋的时候?还是尤里伸手像是要打维克托的时候?他实在是太累了,几乎没有用太久就陷入了深眠。

梦到被巨蛇缠身还不是最糟的情况。在窒息感中醒来的那一刻,勇利恨不得来个人把自己敲晕过去。

他的男神哪怕快要掉下床,手还死死锢着他的腰不肯放开,也不知是做了什么好梦,嘴角竟然还带着一丝笑意。

金发少年不愧是有着天使般容颜的人,睡着了也让人不忍惊醒,只是这大概是位睡相不太好的天使,一条腿都压在他身上。

更别提他们还压着一层厚厚的棉被。

这两个人都不热吗???你们alpha挺厉害的哦???

勇利真的要窒息了。

“放过我不好吗......热死了......”他发出了最后的抗议。随便谁都好,把他从这个烤炉中拯救出来吧。

谢天谢地,这两个熟睡的alpha终于被他垂死般的挣扎从深眠中唤醒,尤里将脚挪开时,他几乎是从心底发出了一声叹息。

维克托似乎还没完全清醒过来,几乎整个人都趴到他身上,活像一只章鱼。

“喂,你还是换个床吧太小了。”完全倒过时差的尤里率先起床,艰难的翻过两人后,也不知是有意无意,他直接拽到了维克托的头发。

刚刚还昏昏欲睡的男人瞬间捂住了自己的脑袋,在确认没有头发被拽掉后,露出了一个格外和善的笑容。

“尤里奥,就算是你也要为这种行为付出代价的哦:)”

“啧,谁管你啊秃子!”已经自顾自开始穿衣服的青少年甚至没有回头,就那样比了一个中指。

接下来勇利被迫听了两个俄罗斯人长达五分钟的斗嘴,幼稚园小孩都能比他们吵得更好听。大奖赛男单五连霸选手和少年组三连霸选手正在自己的床前努力抓住一切机会去嘲讽彼此,最恶俗的小说大概都不会这么写了。

不过看两个冠军这样斗嘴也挺有趣的。

“你们的感情真的挺好的。”说这话时,勇利都没意识到自己一脸‘关爱幼子’的慈母情。

“呵呵,是啊❤”

“怎么可能!”

斗嘴正在兴头上的两个alpha同时扭头看着他,动作一致就像事先排练过。

“......”勇利真心觉得,接下来的一周绝对不会好了。

 


等到他们出发去冰场,已经比预定的时间晚了半个小时。

心理上还没成人的alpha和各种意义上都没成人的alpha哪怕是在去冰场的路上也没有消停,奈何钓鱼的大叔都没有为这低龄化的斗嘴行为动容,勇利也只好装出一副听而不闻的模样跟在后头跑步。

事实上,他也确实没怎么注意听,输了比赛维克托就要回俄罗斯,只要一想到这点,他心里就像吞了两管绿芥末。对手又是那个俄罗斯的天才少年,满脑子都是可能赢过对方的编排,胡思乱想下竟然还跑到了最前头。

他沉浸在忧虑中无法自拔,倒是没看到落在后头的两个人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的减慢了速度,维克托干脆下来推着自行车走。

“别告诉我早上那些事也是米拉要你做的。”他瞟了眼矮了两个头的金发少年,后者相当不耐的比了个中指。

“别以为每个人都会喜欢那只猪!”

如果说刚起床的斗嘴充其量也只是幼稚园小孩的程度,那么洗手间大概就是地狱级别。

胜生家的洗手间并不算宽敞,但是要站两个人还是没有问题的。每次在镜子里看到勇利鼓着腮帮子漱口,牙膏沫像白胡子一样在下巴上贴着,维克托都忍不住暗暗发笑。

小猪。他这样想着,看到对方没洗掉的牙膏沫也故意不去提醒,一直等到和胜生一家人吃早餐时,才亲昵的伸手替人抹去。闭着眼都能想到勇利肯定又是一副红着脸紧张到不行的模样。

所以在今天早上,他一如既往跟勇利一起进洗手间时,突然拉住他的尤里是真的让他有些措手不及。

他又要捣什么鬼?这是出现在维克托脑袋里的第一个念头,但他还是在最快时间露出了一个完美的,挑不出一丝差错的笑,“有什么问题吗,尤里奥?”

金发少年没有回答,而是强硬将维克托拉出洗手间,顺便对着呆立的勇利凶恶的龇了龇牙。

“快点洗,猪!”伴随着这句话,他用力带上了洗手间的门。

这个堪称体贴的举动是真的让维克托有些摸不着头脑,他心里隐隐有了一个猜测,但一直到刚刚,看到尤里微微发红的耳根,那个猜测才完全得到了验证。

“......你不会以为我是那种能在早晨的洗手间里做爱的人吧?”他挑高了眉,而尤里的反应活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猫。

他还真猜对了。

“我在来之前问过米拉......”瞧瞧,这个未成年的alpha已经开始脸红了,而维克托完全不想知道米拉究竟把他过去的劣迹歪曲了多少讲给这个少年。

在到达冰场之前,他不得不充当了一回生理健康讲师,alpha和omega之间哪怕是最普通的做爱也能持续一两小时,所以早晨的洗手间里做爱显然是一件不切实际也不可能的事。他试图让自己的叙述听起来更符合学术要求,直到脸通红的尤里用力打出了暂停的手势。

勇利正站在冰场门口的台阶前等着,见他们来了,就露出一个有些腼腆的笑。

......决不能让他知道这段对话。两个alpha对视了一眼,难得一致的达成了共识。

 


其实在跑了一段后,勇利就意识到自己已经跑到最前头这个事实。

余光里,落在后头的师兄弟又凑到一起......不,这回好像不是斗嘴,维克托的表情难得的郑重,而尤里竟然没有出言打断他。

把空间留给他们显然是当下最正确的选择,尽管心里还有些不知原因的失落,勇利还是加快了跑步的速度。

在台阶前远远看到两人时,他就知道自己做了格外正确的决定。维克托明显是如释重负的神情,他身边的金发少年尽管脸有些红,但还是难得乖顺的点头。注意到他的视线,竟然双双撇开了视线。

他实在拿不准该做出什么反应——我并没有听到你们的交谈所以你们大可不必这样尴尬?只是对彼此敞开心扉而已这有什么可害羞的?——好像哪点都不太对,最后只好保守的露出一个有些腼腆的笑。

维克托率先飞来一个wink作为回礼,而尤里的脸似乎又红了一些,最后干脆扭过头不去看他。

“......”勇利是真的拿这个叛逆青少年毫无办法了。

好不容易被冲淡的压力在换冰鞋时再度凝结在一起,哪怕拼命暗示自己不可以害怕不可以退缩,一瞟到旁边气定神闲的俄罗斯天才,底气就又下去了一大截,拉拉链时更是紧张的差点夹到肉。

好歹也是24岁的成年人了,怎么可以在气势上输给未成年!他试图用这种方式鼓起勇气来,最终悲哀的发现对方气势还不知比自己高了几个头。忧心忡忡的上了冰场,有那么一瞬间,他竟然以为自己是在去年的大奖赛。

扑面而来的欢呼声尖叫声和刺眼的亮光几乎将他照了个彻底。

他的脆弱,他的压力,他的玻璃心。

他的一切。

勇利掐了掐手心,让自己尽快沉浸到曲子中。几乎没有任何犹豫,他就给那首agape打上了自己的标签,就像过往的所有选曲一样。

胜生勇利就该是被打上透明标签的,天真到幼稚的人。

而那首象征着爱欲与情欲的eros......单身24年的可怜beta第一时间就选择了回避。虽然身边还有个未成年,但对方至少能坦然大方的将那种欲求表现出来。

怎么分曲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他和尤里看了眼彼此,后者挑衅似的弯了弯嘴角,而他则不甘示弱的攥紧了拳头。

然后他们就双双被打脸了。

脸上还挂着恶作剧一样的笑容的维克托大概是想把整个冰场的仇恨都拉到自己身上,毫不容情的对两位‘比自己想象中还要平庸没个性’的花滑选手造成了双杀,眯起眼笑的样子比什么都要可怕。

在被问到想要什么时,勇利脑中还是一片空白。

他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想让维克托做他的教练,想一起练习跳跃。

想一起泡温泉,像好友一样一起去吃街角那家要排很久才买的到的可乐饼。

想让维克托留下来。

话语在口中过了圈,最后还是一句最普通的,想和维克托一起吃炸猪排盖饭。

他甚至不确定维克托能否理解这含蓄而内敛的,绝不会说出口的心愿。

直到维克托脸上甚至还有些红,眼睛闪闪发亮的,仿佛映出了一切。

浩渺的星辰,三月的樱花,拍打着长谷津海岸的浪涛。

还有那个耳根都通红了,还是大声的,将愿望传达出去的自己。

 


我的每一次胜利,每一次失败都有你的陪伴。所有的快乐和难过也有你一同走过。

想和你一起,毫不迷惘的朝着梦想飞奔而去。

勇利突然偏过头,眼睛酸楚得像要落下泪。

 



tbc.

评论(4)
热度(203)

© 千重尺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