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撒点土

【维勇】【ABO】非典型性ABO如何谈恋爱

*他们不属于我,但我拥有ooc和傻白甜

*跟原作有一些不太一样的,自我的alpha和玻璃心的beta谈谈情滑滑冰的故事【

*作者是一个行走的恋爱脑,所以如果感到剧情制杖文笔辣鸡那一定不是你的错觉:)

*作者也不知道开不开车生不生包子于是目前看来这文不会打RXX的tag:)

*综上,这是一个十分制杖的故事

【沉迷现充的弱智作者爬回来看了看坑,然后安详的往里头撒了把土【




08.

Eros到底是什么?

大龄处男胜生选手抱着脑袋死死盯着冰面,似乎这样就能得出一个答案。一旁的俄罗斯未成年也没好到哪里去,表情活像生吞了一只蟑螂。

“我恨你。”在维克托愉快的将他们赶下冰场,嘴里还哼着不知名的小调时,尤里绝望的对他翻了个白眼。

“没事,很多输给我的人都这么说,”维克托坦然受之,然后飞快的捂上了金发青少年的嘴,“不要说脏活哦尤拉奇卡❤~”

未长大的alpha对他几乎构不成什么威胁。勇利怜悯的看了看死鱼一样在维克托手里挣扎的尤里,觉得彼此的心理状态大概都半斤八两。

agape倒是如他所想,纯净无暇又美得惊人。但不知为何,接续步也好,肢体动作也好,在维克托微仰着头的时候,那种违和感达到了极点。

背着光,他有点看不清维克托的表情,却下意识觉得这并不是一首适合对方的曲子。

“喂,”冷不防肩膀被重重撞了一下,他侧过头,就看到一脸不爽的尤里,“你发什么呆,该切到eros了。笨——蛋——”

他拖长了尾音,神态还带着点天才特有的倨傲,整个人靠在护栏上,看上去就像只慵懒的大猫。

如果不是场合不对,勇利是真的很想揉揉他的脑袋。

虽然十有八九会被挠出血就是了。

就这么一个发愣的功夫,他就被夺走了遥控器的使用权,算上不知什么时候进来的优子,三个脑袋紧挨在一起,眼睛一眨不眨盯着冰场中心的男人。

他总觉得维克托好像有意无意往这边看了一眼。

音乐的前奏响起了,勇利推了推眼镜,发誓把每一个动作都记在脑袋里。

然后他手一抖,直接把眼镜推过了头,眼镜腿可笑的垂下来都顾不上打理。

这,这也太糟糕了……?!

勇利眼睁睁看着维克托正对着他微微歪着头轻笑了一声,若不是手还紧紧抓着栏杆,恐怕整个人都要坐到地上。

他的男神在冰面上肆无忌惮的散发着成年alpha的色气,不愧是有“行走的荷尔蒙”这一美称,单从优子泛了点红色的脸仿佛就能感到那雪松一样环抱在身周的气息。

这种时候要是自己是个omega或者alpha就好了,勇利有些遗憾的想着,至少他能......他能怎么样?

他甚至不敢再往下想。

就在冒出这个想法的当口,尤里的脸色变得格外难看,他怒视着维克托又蹭蹭倒退了好几步,就像勇利是什么应该远远避开的洪水猛兽,“你现在怎么样?!”

沉浸在男神表演中的胜生选手呆呆欸了一声,没摸着半点头脑。

“感觉像要怀孕了……”

“……蛤?!”

不远处的银发男人正滑出一个极富挑逗性的大一字,此时一个趔趄,好险没在冰上劈了个叉。

神色恍惚的勇利几乎是在下一刻就完全意识到自己一时口快说了什么。

“不不不我不是我没有……!”他胡乱摆着手解释,看了眼似乎要冲上冰面和维克托一较高下的尤里,再看看配合的捂住脸“哇哦”的优子。

“……”现在自裁已经来不及了吧?绝对来不及了吧???

他垂着个脑袋,努力将自己缩得更小假装这样就不会有人注意到他,视线也游移不定,看天看地就是不看正对面的维克托,自欺欺人的水平完全有了全新的提升。

“勇利,”维克托对他勾了勾手,被点到名也没法再装鸵鸟,只能乖乖上冰,不情不愿的滑到中间,“对刚才的曲子有什么看法?”

哪怕刚刚做出了耻度爆表的回答,在听到问题的一瞬间,勇利大脑里就像跑马似的,滚动着大片大片的重复的文字。

男神好帅,帅的裤子要掉了,超级帅,爱他,他全世界最好,猪排饭都没他好,什么也没他好。

“呃……非常的eros?”表面上他还是有点犹豫的样子,把问题又抛了回去。

“是吧?我倒是觉得有些遗憾。”

“......?”

维克托又凑近了一些,他压低了声音,而勇利在听清的一刹那,脸不受控制的涨得通红。

“真想看看我的eros究竟是怎么做到这个地步......竟然能让勇利怀孕呢❤~”

“不不不那是我随口说的......!”勇利慌乱的想解释点什么,视线被维克托完全占据,看着越来越凑近的银发男人,他的脸不受控制的涨得通红,整个人也僵的像块板子。

他们全身都紧贴在一起,维克托的左手还掐着他的腰那儿,像是怕他会逃走一样,垂下来的一缕发丝轻柔的蹭过他的脸,有点痒。

他能听到对方的声音,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了过来,嘴唇也被抚摸着,就像在催促什么一样。

但现在勇利根本没空去拨开那调皮的发丝,也无暇顾及他们究竟是保持着一个多么糟糕的姿势。他甚至不自觉的仰了仰头,将那距离又拉近了些。

“乖孩子.......”维克托似乎志满意得的笑了一下,搂着他的腰的手又紧了紧,在勇利逐渐惊恐的眼神里俯下身去。

这个姿势,这是要......欸欸欸欸欸?!!!谁来阻止这个男人?!

胜生选手几乎要从嗓子眼里尖叫出声,但是,哪怕在心里拼命大喊着,身体却像为之着了魔一样,配合的一动不动。

“你们给我适可而止一点——!”

伴随着尤里的咆哮,从冰场外飞来的,被揉成一团的外套,精准有力地砸在了银发男人的脑袋上。

“尤拉奇卡,我真诚地推荐你去篮球队发展。”

“你希望我丢一只冰鞋过来吗?!”

就是这么一个停顿,勇利‘所剩无几’的羞耻心总算回到了他身体里,他猛地推开维克托,往后窜的速度可能比飙车还要快。

他连维克托的话都没去用心听,一直逃出冰场,开始做拉伸练习了,才如梦初醒的发出一声惨叫。

只顾着脸红心跳去了完全没考虑eros的事......eros到底是什么啊???

但刚才那个......那个举动,究竟是......?

“勇利,你的脸怎么这么红?”过来帮他做拉伸的西郡不经意间瞟了眼,“被维克托骂了?”

坐在垫子上的胜生选手,也不知想到了什么,脸都红到了耳朵根,最后干脆朝垫子上一扑,捂住脸不动弹了。

“……”这是得把人训到什么程度才会这样啊???

西郡怜悯的看了眼‘因被训斥而羞愧不已’的好友,顺便在心里往尼基福罗夫教练的那张俊脸上打了个大大的叉。



————————————————



“你——是笨蛋吗?!”

尤里快气死了。

一个成年的,有充足自控力的alpha,竟然不顾场内还有一个未被标记的大龄处男omega,就像个还在青春期的毛头小子一样,不知廉耻的释放了信息素。

是的,不知廉耻——尤里几乎是咬牙切齿的把这个词从喉咙里扯了出来,天晓得万一胜生勇利被诱导着发情,这个秃子得疯成什么样。

当然,他这个未成年alpha大概也难逃一劫。

然后隔天他们三个就会霸占新闻头条,配图是打满了马赛克以至于只是看看都觉得充斥着污浊的冰场。

紧跟着的就是冰协的处分,禁赛,充斥着马赛克的运动生涯......等等。

“我真的是无意的呀,尤拉奇卡,你一定得相信我,”万恶之源就靠在护栏上,有些懊恼的看着他,“你不知道,勇利就那样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我,就像我是他的全世界一样......没有一个alpha会控制自己的!”

他懊恼的样子是那么真诚,但尤里也是真的想把冰鞋敲到他脑袋上。

“放弃吧,那家伙的全世界是猪排饭。”他试图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更冷酷一些,一面强迫自己忘掉胜生贴了一整个卧室的海报。

维克托显然也想到了那些,冲着他露出一个丝毫没被打击到的,得意洋洋的笑。

“肆无忌惮散发信息素的家伙会因违背‘运动精神’而禁赛的。”他最后干巴巴的说,自己都觉得没太多说服力。

“可我已经转行去做教练了~”伴着唱歌似的腔调,维克托在冰上做了一个轻盈的小跳,看上去就像个自由自在的小精灵,“去他的运动精神,我才不在乎呢。”

“......”尤里·普利赛提今天也觉得自己承受了这个年纪不该有的沉重。

他在滑过维克托身旁时,假装没听到对方似乎有点委屈的“怎么就有那么好用的抑制剂......”的抱怨,并加快了滑行的速度。

也许是时候找胜生问下他用的什么牌子的抑制剂了?也不知道alpha能不能用,他还有点想试试看,有备无患嘛。




就冲着这无往而不胜的强效抑制剂,他要赞美胜生勇利一万遍。




tbc.


评论(9)
热度(151)

© 千重尺水 | Powered by LOFTER